莫莫莫莫小其ヘ( ̄ω ̄ヘ)

全职叶不修厨 杂食cp 沉迷魔道阴阳师无法自拔๑乛◡乛๑

[七九HE]子矜

雪孩子:

剑断,人亡。
沈清秋费力地挪向,右肩撕开的血肉在地面摩擦,留下扭曲的血迹。眼前发黑,他已是血尽力竭的情状。
血线交错开来,恰似此生缘尽。
沈清秋闭上双眼,两行血泪划下,归入那一线红——两线相连!


眼前一黑再一亮,沈清秋发现自己在没命似得跑,身侧那人牵着自己的手。他们停在一棵树下,上气不接下气。沈清秋的心跳的很快,他看向那人惊魂未定的脸,一声“七哥”脱口而出,沈清秋红了眼睛。
他想起来了,这是自己刺死无厌子,和岳七逃跑的那时候。
岳清源始终没放开他的手,此时更是攥的紧了些。
沈清秋看着那张脸,脑海中那把断剑逼出了他的眼泪,他不敢想象眼前这个人万矢穿身惨死的样子。
岳清源有千言万语也没能说出来,手忙脚乱给他擦眼泪,却被紧紧抱住了。
沈清秋哭的全身都在颤抖,他抱着失而复得的人,心想,若这是一场梦,那就永远不要醒过来了。


一切都按着前尘轨迹,岳清源带他进了苍穹山派,沈九入了清净峰,改名沈清秋。
还是有些事不一样了,沈清秋内心有愧,那时他不知道自己已经重新开始,有了这一辈子的时间。他急于赎罪,于是尽力让岳清源欢心。


从前那些,他都改了。
前生他言语刻薄不留情面,今生便春风化雨温柔款款。
前生他心有芥蒂刻意疏远,今生就听完原委常伴身边。
前生他索求安全秦楼楚馆,今生得师兄抚慰万般垂怜。
前生他争强斗狠痴迷修炼,今生则正了心思并肩向前。


此生的修炼,竟比前生顺利很多。没有了那些怨恨扭曲的动力,他还是变得很强。
就连比剑输给了柳清歌,也不放在心上,他记挂着晚上要和七哥去山下的镇子逛逛。


时间过得很快,他们这一辈要担当大任了,沈清秋当上清净峰峰主,岳清源当上掌门。
接任仪式之后,那晚的宴席,岳清源被众人接连敬酒,沈清秋喝得不多,他还记得要照顾七哥。到最后连安定峰的弟子们也醉了七七八八,宴席上的众人睡的乱七八糟。
沈清秋来扶岳清源回房,却被他抓住了手不放,口里喃喃着“小九我是掌门了,你就跟着我,我能护你一生一世……”沈清秋笑了一声道:“这话说的,像是要娶我似得。”
岳清源听了这话就一脸傻笑,把自己的酒杯塞到沈清秋手里,自己又随便拿了不知谁的酒杯。沈清秋劝他别喝了,岳清源直接抓起酒壶倒满了,手臂一缠,竟是要他喝交杯酒,沈清秋看看四周一片醉鬼都睡了,索性哄岳清源开心,陪他干了这杯酒。


不料还是有人看见了,后来便流言四起,说岳掌门与沈峰主坠入爱河,在继任仪式上公开关系。
世间人们怎么议论的都有,有的骂他们不知廉耻天理不容,有的说他们情意拳拳难能可贵。苍穹山派的其他峰主们倒是淡然处之,并托千草峰研制了利于双修的药品送到清净峰和穹顶峰。
沈清秋认为是自己行为不端,损坏了七哥和苍穹山派的名誉,所以对外称要修整典籍,将自己关在清净峰不出门。
岳清源那边刚刚上任掌门,很多事情需要处理,忙的焦头烂额,无暇顾及外界流言,对于千草峰送来的双修药品只感觉莫名其妙。过了一阵子心里空落落的,岳清源猛然发觉小九好久没来穹顶峰找自己。但是自己暂时脱不开身,于是写了张帖子让人送去清净峰。
沈清秋打开帖子,发现是诗经里的一句。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岳清源本意是带点玩笑性质的,可在这个非常时期,在沈清秋眼里就成了另一个意思,大概就是我们的爱需要勇气,来面对流言蜚语。
沈清秋经过一番艰难的心理斗争,决定既然七哥喜欢自己,就一切顺着他。于是每日照旧去添香烹茶,研墨揉肩。
岳清源其实早动了心,不然也不会拉他喝交杯酒。如今美人在侧,每日旁敲侧击却问不出他的心思,还要继续忍耐,实在难熬。
过了一段时间,总算四方太平,岳掌门迅速带着沈师弟下山游历。在某处发现天然温泉,沈清秋下去泡泡,整个人从青衣里出来,在水中如美玉一般。岳清源眼睛都要红了,他说小九,你当我是个圣人,全然无欲无求吗。沈清秋回头看他,还没说话就被吻住了。然后他们一起感悟了生命的大和谐。


很快到了苍穹山派招生季,沈清秋看到幼年的洛冰河,心里的恨意和恐惧涌上来,扯得心口疼。可是岳清源过来牵他的手,沈清秋一眼撞进那温情关怀的眸子里,终于安下心。
洛冰河被柳清歌看好,成了百战峰的弟子。沈清秋也只管好自己的弟子,不去招惹他。但是晚间噩梦缠身,前生被洛冰河折磨的情景每日在梦里重演,他开始怀疑这个美好的世界才是梦境,他现在只是在洛冰河的地牢里做梦。
岳清源看小九憔悴了很多,知道他夜间做噩梦,索性让他晚上和自己同住。他看到了小九每晚挣扎着哭泣,梦里一直喊七哥。
岳清源无法入梦,倒也猜出了小九的记忆不是那么简单。沈清秋醒来后他悉心照顾,并询问梦境。沈清秋只说了一部分,太惨烈的他没说。
后来木清芳找到办法封住前生记忆,沈清秋说我忘记前生恐怕今生就不能对七哥这么好。岳清源说换我宠着你。
于是沈清秋封住了前生记忆,但之前的行为已经改变了心性,他已经不再是那个孤独又刻薄的人。
他忘记了从前,岳清源重新开始追求沈清秋。这个沈清秋不再有对他的满腔愧疚和悲伤,不再一心补偿和赎罪,有点小性子还有些傲娇,但是比以前要有趣一些。
这样的沈清秋可不太好追,但是在整个苍穹山派的助攻下,他们终于在一起了。
现在的沈清秋脸皮薄要面子,坚决不在穹顶峰留宿,于是岳清源只好来找他,自己脱不开身就派人去清净峰送帖子。
上面总是那一句:
青青子衿,悠悠我心。纵我不往,子宁不嗣音?


这种事情总是传的又快又广,弟子们都说沈峰主穿青衣是为了秀情书秀恩爱。


沈清秋带点恶意地吹着枕头风,“岳掌门,最近各峰弟子事情不多,安排个突击考试吧。”岳清源愉快的答应并索吻。


远处的百战峰上,洛冰河和柳清歌在比剑;安定峰的尚清华看着夕阳嗑瓜子;仙姝峰的柳溟烟正面色微红运笔如飞。


山中祥和,晚霞满天。前生多少恨事,今生烟消云散,不说情意绵绵,只一句——圆满!

评论

热度(140)

  1. 冰糖滚雪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