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莫莫莫小其ヘ( ̄ω ̄ヘ)

全职叶不修厨 杂食cp 沉迷魔道阴阳师无法自拔๑乛◡乛๑

何当共剪西窗烛(冰秋)

化鹤归—不定时诈尸:

【穿越梗,一发完】


梦里不知身是客,再伸手,不见五指间,总有一人执光华之灯,候我归来。

洛冰河睁开眼,果不其然地又看见自己傻乎乎地伸个手,四周依旧是熟悉的帷幔鲛纱。他坐起身,看着帷幔外幽幽的烛火陷入了沉思。从他从父君手里接过魔族大印那一天起,他就一直梦到一个人。
有时是在万盏华灯之间一身白袍素净地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之中卓然出群,有时是在灯火通明的房间穿着一身类似于嫁衣一般的红衣在剪烛,更多时候是在一片黑暗中披着黑裘执着一盏灯静静站地在风雪中等着什么人归来。可是每当他走近那个人想要碰一碰他或者看一眼他的脸时,梦都会醒,醒后就会看到自己傻乎乎地向天伸个手。

在洛冰河被这个梦境和梦里的人苦恼了大概三个月之后他那退位后带着他亲妈游历天下的亲爹终于想起来他还有个儿子,给他修书一封,友情提醒:天魔一族一旦登基,就会有预梦的能力,如果他总是梦到一个人,不要慌,去找媚妖一族的族长。接下来的十页全都是天琅君登基后梦到苏夕颜然后万水千山的去找她的爱情故事,洛冰河看完了之后感叹自己真的是有毛病居然看着这么久从小听到大的废话…

那一夜洛冰河不出意外的又梦到了那个人,于风雪交加的黑夜之中他走向那个执灯的身影伸出手在要碰到他之前在床上睁开眼,不过不同的是这次他听到了那个人的声音,他似乎是笑了,对他说:“你回来了。”
洛冰河看着自己举着的手愣了一会以后气得锤床想哭,‘为什么现在醒了!!马上就能看到脸了啊啊啊啊啊啊啊!!!’
是以,洛冰河马上起身急不可待地去找媚妖一族的族长了。

沈清秋下班回家开门时就感觉到背后一道热辣的目光,他警惕地看向身后,发现一个穿着看上去很有钱的coser两眼闪着星星看自己,沈清秋不由出声感慨了一下,“现在的孩子可真有钱啊!”语毕拿出钥匙就要开门回家。

洛冰河已经在这鬼地方呆了快两个时辰了,终于见到一个活人了,然而这人看着他说了几句他听不懂的话然后开门就要走,洛冰河哪能让好不容易看到的人跑了,一下去冲上去和吓了一跳下意识关上门的沈清秋来了一个非常标准的壁咚,沈清秋:“???”

沈清秋听完洛冰河的描述后不由的抽了抽嘴角,‘呵呵,现在的孩子想象力可真丰富…’他象征性的问,“哦,那你说的那个族长告诉你怎么回去了吗?”
“她说月圆之夜,落雪之时,和我要找的那个人接吻。”
‘呵呵,现在的中二群体还挺文艺。’“那她没说说为什么要来这里找?”
“说了,她说在这边找到以后回去才能再找到。”
‘…呦呵,还是个双向剧情…因吹斯听。’

沈清秋是个业余摄影师,偶尔到处走一走拍些喜欢的照片投到杂志社能被选上的话就顺便赚点外快。不过自从沈清秋认识这个穿越中二少年之后,他就多了个免费手模,当然也多了个免费厨娘兼清洁工。

沈清秋抱着笔记本翻着论坛里的评论,清一色的求手模正脸照的还有几个逼问自己是不是交了男朋友的,沈清秋笑着摇了摇头,把笔记本放到茶几上拿起一旁的单反在手里摆弄,对着旁边沙发上穿着家居服正在非常接地气的摘菜的魔族圣君对了个焦,然后又放了下来,关了单反心想:‘我的,才不给你们看。’

那一天,沈清秋的照片拿了一个奖,不大不小,但是沈清秋很高兴,买了一瓶红酒准备和洛冰河庆祝,毕竟那张照片上洛冰河那双修长素净的手也做了很大的贡献。
不过沈清秋万万没想到的是,洛冰河他居然,不会喝酒!!沈清秋看着不省人事的洛冰河非常嫌弃地想:‘你酒都不会喝怎么服众?!’
睡着了的洛冰河模样非常乖巧,感觉人善可欺,不过他平时也是这幅样子,所以沈清秋才大发慈悲地收留了他,沈清秋趴在桌子上看着洛冰河的脸出神,‘长成这样,肯定很招女孩子喜欢吧,还好不总出门不用惹一堆风流债,鼻梁真高啊,睫毛真长啊…’沈清秋伸出手指去摸洛冰河的睫毛,毫无预兆地陷入他含笑的眼眸之中,那一瞬间沈清秋觉得自己可能是被这个中二少年施了魔法,等他反应过来时,他已经吻上了他的眼睛…
情之所至,自然为之…
他沉沦之前听到洛冰河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没错了,我要找的人,就是你。”
原来,是我啊…
原来,真正醉了的也是我啊…

不属于你的终究要走,不属于这里的终究要回…
与其没日没夜患得患失,不如我亲自送你走…

那一天,如同那个预言所说的,月圆之夜,落雪之时,沈清秋吻上已经睡着的洛冰河,眼泪落下来的时候砸在地板上,他在圆满的月光下笑着自言自语:“我最讨厌等人了,你不能让那边的我等你这么久…”
阳台外的雪花窸窸窣窣地落下,如同一个人破碎不堪的心和回忆。

洛冰河醒过来的时候,又回到了媚妖的山洞,他疯了一般地几乎把周围的一切毁了个干净,最后在一片废墟中掩面而泣,“你怎么能连一个告别的时间都不留给我…”
夜幕降临时,洛冰河终于起身,在一群媚妖战战兢兢的目送中失魂落魄的离开了山洞,漫无目的地行走在山林之中心中充满了迷茫,不知自己的归处在何方。
一阵山风袭来,天空中慢慢的飘起雪花,他却浑然不觉,不知道走了多远,他突然看见了灯火,如同他每一次梦到的一样,有一个人于风雪交加的黑夜之中,披着黑裘,手里执着一盏灯。
他在等什么人?
他在等我。
洛冰河颤抖着伸出手,终于碰到了那魂牵梦绕的身影,那人笑着回头,灯光温柔了他的脸庞暖了他的笑意,他说:“你回来了。”
“嗯…我回来了。”
“怎么这么慢,我等了你好久了。”
“对不起…是我太慢了…以后我再也不会让你等我这么久了。”

沈清秋已经很久没有碰过那台心爱地单反了,曾经悉心照料的东西,如今已经蒙上一层薄薄的灰。
不敢碰,也不敢想。有时候会后悔为什么没有留下那个中二少年的照片。起码还有个念想…
前一阵子他经常投稿的那家杂志社的编辑给他打了个电话问他最近怎么没有投稿,笑着打趣问是不是和那个手模归隐过二人世界去了。沈清秋只苦笑着说:“是,过二人世界去了。”只不过不是和我…
又是一年冬天,沈清秋抖落身上的雪准备开门时,被一个大力拽住胳膊压在自家的门上。
好一个标准的壁咚,来人气势汹汹地掰过他的下巴又来了个标准的法式深吻。分开时,沈清秋的眼前已经模糊,但是这个人的样貌却格外清晰,他只不过是变成了短发,只不过是长大了一些,只不过是脱了那身可笑的袍子换上了一套西装…可是那又如何,他还是他…
眼里的泪终于滑了下来,他听见自己带着哭腔质问:“我说了我最讨厌等人了,你怎么让我等了这么久,你怎么忍心让我等了这么久…”
“对不起,再也不会让你等了。”

洞房花烛夜,洛冰河穿着红袍坐在床边看着同样穿着红袍的沈清秋在桌前剪烛,那场景和他梦里的一模一样,他走过去从背后抱住他,沈清秋笑着放下剪刀转过头和他接吻,窗上映出一对恋人缠绵的剪影。
夜,还很长,这一生也很长…


End


【可以理解为两个平行世界,两个沈清秋在洛冰河穿越以后共享了记忆,两个洛冰河也共享了记忆,所以两边都是圆满的,(*ノ∀ノ)我只是觉得剪烛好苏啊啊啊,开头那段话是乱世为王插图上的话。好想看红色嫁衣地师尊尊_(:3」∠)_肯定很美】

评论

热度(95)

  1. 莫莫莫莫小其ヘ( ̄ω ̄ヘ)一个机关奶全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