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莫莫莫小其ヘ( ̄ω ̄ヘ)

全职叶不修厨 杂食cp 沉迷魔道阴阳师无法自拔๑乛◡乛๑

挂错裆(下)

天腐的多喵:

第二天张佳乐再次被提溜到了练车场地,韩文清一点反抗的余地都不给他反剪手押上车然后送到场地就踹人下车立马就跑,整套动作干净利落熟练果断……


老韩你老实说昨晚上你和孙哲平排练了多少次?


夏天下午的太阳又毒又辣,张佳乐看着那辆车内心是一百个抗拒,再看看这大日头……


好吧,对于骄阳烈日我是一万个抗拒。


张佳乐十分不情愿地拉开了车门然后挤了进去,凉风扑面的时候把心头的火气都去了一半。不过砰的一声关上的时候简直就是在发泄,力道重得整个车子都抖了几抖。


孙哲平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本来以为这些年张佳乐脾气会顺一点,结果果然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么暴的脾气简直不知道是谁惯出来的,几年没见……


等等,好像把他脾气惯成这样自己出了不少力来着……


所谓自作自受,不过如此。


张佳乐和孙哲平干坐在车里听着发动机和空调运作的声音,反正张佳乐打定主意你不开口我也不开口,你开口我也不见得要接话。又不是黄少天那个话唠,半天不啃声又憋不死人。


“还傻愣着干啥……”孙哲平语气里面透着无奈,“上车就系上安全带这个是不是还要我教?”


张佳乐习惯性就想张嘴顶回去,系不系安全带关你什么事?我乐意开车就不系安全带你咬我啊?不过好歹他还没被一肚子气烧坏脑子,这话说出去别说孙哲平不借机抽他,估计张新杰知道了都要抽他。


系个安全带犹如上膛,孙哲平看着张佳乐抿着嘴一言不发拉下安全带扣好,然后就准备低头去看档位。张佳乐手还没来得及伸出去孙哲平就敲了敲车窗玻璃:“挂档的时候不准看着,左上一档往下推右下就是二档,照着这个顺序往上推三档还需要看?”


张佳乐张大眼睛不可思议地瞟了他一眼,这个你都要管?我没听说过换挡挂档的时候不能看着!


“开车的时候眼睛要一直盯着前面,你换挡还要低头,万一前面横过来一辆车你怎么办?”


张佳乐撇了撇嘴,到底还是能接受这个说法,老老实实地眼睛看着前面一脚踩死离合手就顺着档位摸了过去。不过按理说捷达的档位没那么远啊……


摸了半天md档在哪啊啊啊啊啊!


这个好像不是档位哦?


张佳乐在内心嘀咕着,碍于不能看他手上又使了使劲顺便往上面摸了摸,有点硬但是似乎触感是布料之类的,我摸到靠坐了?不应该啊?我记着档位没辣么近啊现在还摸着靠坐?


他手往外面又伸直了一部分,这下摸着的大部分都是软的了,恩不对,怎么有点硬……


张佳乐有些懵逼地捏了捏,然后保持那个姿势连动都不敢动了,一层红色慢慢从脖子往上爬直到他的耳朵整个都红得能滴下血。孙哲平把自己额头靠在车窗玻璃上忍住不去看张佳乐的表情免得自己笑出声,半眯着眼睛哑着嗓子开口:“我让你挂档……你好歹给我摸个准地啊虽然这也是裆没错的但是……”


“我是让你开车没错吧?”


张佳乐整个人还在呆愣状态,内心简直万马奔腾不知道说什么。他嘴巴微微张着不知道说什么好一样,甚至于闭上又张开了好几次手还放在孙哲平大腿根部靠上那个位置僵着。


这么蠢……


张佳乐的手还放在那个位置,连指尖都在颤抖整个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整个人都是僵的连往旁边看一眼都忘记了,一直盯着前方眼珠子都不会转。孙哲平看着他这个样子一下子没忍住笑出声,就像是敲了一下鱼缸边缘惊起了整缸鱼的乱窜一样,孙哲平眼疾手快地扣住想抽回去的爪子:“你这是摸完就想当没事发生吗?”


张佳乐死命抽了两下没把自己手抽出来,有些慌不择路地顶回去:“那你想怎么样?摸回来啊?!”


话出口张佳乐瞬间就后悔死了,他几乎可以预料到自己的结果了。孙哲平低低笑着捏了捏手中的那只爪子:“你说的摸回来啊?”


张佳乐觉得一股血全部涌到脑子里了,嗡嗡想着不知道想干嘛。但是偏偏每次他某种情绪达到顶点的时候,干的事情从来都是剑走偏锋的。饶是孙哲平对张佳乐了解如此,也绝不会知道张佳乐在情急之下会干什么。


不知道为什么听完孙哲平的话张佳乐突然脸色一正就像是当做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眉眼上挑竟然就笑开了。孙哲平看着他那张笑脸直觉觉得要坏事,虽然不太确定是哪方面要坏事但是……


“算了我收回前话,”张佳乐扬了扬下巴手上一使劲在孙哲平大腿上又捏了几下,“摸回来什么的我怕你吃亏啊,乐哥我摸你怎么了?不爽吗?那我给你捏个爽的?”


卧槽……


这一脸夜店调戏服务员的态度是谁教他的?


林大大为此在办公室打了大大的一个喷嚏,然后裹紧了身上的衣服:“哎呀韩队心情一不好咱们队室温降三度,张副队心情要是不好,那就是寒潮啊。”


孙哲平还沉浸在自己被张佳乐反调戏了的悲伤中,张佳乐已经挂了一档开始慢慢绕着练习场转起来了。不过开车的风格就像是要把一肚子气撒在练习上一样,孙哲平突然就有点懂张佳乐到底是怎么把人家驾校的墙撞了一个洞了。


是谁教他的起步踩一脚油门啊?不能给他换辆好点的引擎够点的车直接起步松离合就行吗?


张佳乐当年绝对是挂档时一不小心直接挂了三挡然后一脚油门……


孙哲平看了自己身上安全带一眼,心悬起了一大半。


其实看张佳乐练车特别逗,孙哲平觉得自己一整年的欢乐都寄托在这上面了,尤其是当张新杰不放心自己哥哥跟着来坐在后座看他练车的时候。


虽然孙哲平觉得他就是来当电灯泡的,披着一个关心哥哥练车进度就坐在后座,那闪亮闪亮的灯泡瓦数以为我就看不出来吗?


但是张佳乐为此紧张地一直在出汗,方向盘都滑腻腻地擦了好几次。


张新杰板着脸坐在后面,本来已经赖死赖活80分擦着线过了科目二,在路上练了好几天了的张佳乐连油门和离合器都快分不清楚了,一直卡在二档开连路过的自行车都比他快。


“为什么不换挡?”张新杰板着脸看了看速度,“现在跑步的都要比你快了。”


张佳乐磕磕巴巴地开口,几乎都能听到他上下牙齿打架的声音了:“我……我我……我紧张……新杰你要不先下去吧……真的……我技术不好……这好多路人的……”


张新杰推了推眼镜:“下面走路的该紧张的人都不紧张,你这么紧张什么?”


眼见着张佳乐都要被他毒舌哭了张新杰还不忘补上一刀:“那天你无照开车上路抓捕嫌疑犯的时候路上人更多,我也在车上。怎么不见你不紧张?”


张佳乐那天下车的时候看了眼孙哲平,然后看着弟弟简直不知道抱着哪一个哭。前一个在闹冷战后面那个才刺了自己就扑上去求安慰了简直太没操守了,为此张佳乐简直觉得自己可怜极了。


虽然晚上就被弟弟一桌菜给满血复活了,抱着弟弟蹭啊蹭蹭得韩文清的脸越发的黑了。


恩,虽然张佳乐现在单方面冷暴力孙哲平,但是无可厚非的是孙哲平确实是个好教练。


特别是直接把张佳乐带到路考地段直接练车的行为,虽然被张新杰批了又批这是投机取巧,但是张佳乐从内心表示这样练他驾照过的方便啊!


考前的前一天下午,张佳乐和孙哲平他们两个人又带着一车闷得不能再闷的气氛往回开。两个人已经相对无言了很久了,连张佳乐都忍不住偷偷地瞟了孙哲平好几眼。


“加油。”


……张佳乐愣了一下,耳朵突然通红通红地小声恩了一下,算是答应了。


讨厌……居然走这种路线你以为乐爷我要吃这套吗?!


“加油……”


“知道了,”张佳乐小声嘀咕了一下,“谢谢啊。”


嘿……还挺讨厌的,非要乐爷答应你你才罢休啊!都说了人家知道了!


孙哲平深深吸了一口气,稳了稳自己的情绪:“……加油……”


“都说了知道了!要说几次啊!还是说你非要听我吼你你才开心啊!”


孙哲平忍了又忍忍无可忍,直接一脚踩死刹车然后单手抢过方向盘往路边一靠拉起了手刹,然后直接拉起安全带摁住张佳乐啪啪给了他屁股两巴掌:“我让你踩油门加油提速!加油加油!”


张佳乐嗷了一嗓子,反应过来屁股已经挨了好几巴掌了。他使劲掰了几下发现孙哲平胳膊挺有肉的就一口咬了上去,孙哲平被他咬得倒吸一口冷气,掰过他的下巴以咬还咬。


这条路偏僻的很,他们两个互相咬着咬着就亲了起来,张佳乐摸着孙哲平腰腹一截的肌肉简直蠢蠢欲动。自己跟着弟弟吃素都要吃了快一个月了,有弟弟在床上张佳乐连自给自足都不敢了。生怕正high的时候突然张新杰一脸冰渣子的转过头来问你:“都几点了还不睡?”


不老歌


ao3


 


刚刚那个想要和好的想法简直是自己脑子进水了。


孙哲平看着张佳乐气哼哼的样子,甩盘把车开进了车库。


如果问题没能一次做爱解决的话……


你们可以考虑再来一次……


 


 


 


乐哥生日快乐~~~~~


爱你的么么哒~~~


弟弟深深懂得……什么叫做给一棒子给颗甜枣……


 


(为什么乐哥生贺我要让他被上……


(滚走


挂错裆(上)

评论

热度(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