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莫莫莫小其ヘ( ̄ω ̄ヘ)

全职叶不修厨 杂食cp 沉迷魔道阴阳师无法自拔๑乛◡乛๑

【韩张】我要你

简笔画— 你猜我猜你猜我猜不猜:

 @晶格 太太的梗,养的并不大,大概三四岁吧……


大写的OOC


大写的魔性!


总之交货,让我组织一下语言,怎么描述我那个奇妙的梗。


&&&


今天早上,霸图发生了一件很神奇的事。


白言飞抓着秦牧云的袖子,另一只手不受控制的伸出去,揉了揉面前那只大老虎的脑门儿。


“喂!”秦牧云一巴掌把他的手拍下去,“你,你注意点儿……虽然,虽然是队长,但也是个……”


“嗷——”


老虎张大嘴巴,冲着这个方向嘶吼一声,看见两个小崽子吓得要尿了,竟然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就像是前几天的游戏里,那个狮子吃人前的笑一样,白言飞想着,翻了个白眼……差点儿吓懵。


张新杰拿着鞋刷子,挤了一大块牙膏,“队长,刷牙。”


&&&


事情的开始是这样的,张新杰一如既往的晨起锻炼,却发现身边的东西,毛茸茸,软绵绵……还有点儿谜一样的温度。


恍惚间,一口浊气扑面而来,清晰地辨认出老韩昨天晚上吃了四个韭菜包子的张新杰缓慢起身,从柜子上拿来眼镜,仔细辨认了一番。


一只大概要送到动物园的东北虎,毫无疑问。


至于是老虎吃了老韩,还是老韩变了老虎,这大概是一个,很容易解答的谜题。


“队长?韩文清?起床。”


老虎人性化的伸出前爪,揉揉眼……等等,自己的嘴,怎么变得这么大!


“还有,你昨天晚上是不是没刷牙?”


韩老虎看着一脸镇定的张新杰,突然开始怀疑人生。难道说,变的不是自己,是世界?


想着,忍不住又张大了嘴巴,被张新杰塞了一嘴毛巾,“闭嘴,刷牙,洗……把毛舔干净,一会儿我回来检查。”


果然啊,变的其实是世界吧,越舔越舒服的韩文清伸出舌头,舔着自己的胳肢窝这样想着。


&&&


“老韩,今天小张去拍广告啊,这么难得的机会,可怜,你看不到咯!”张佳乐换好了外出的衣服,坐在后座,对着形单影只的东北虎做了个鬼脸,“我们就先走了啊!老韩你可千万别被人看见,拜拜——”


汽车尾气喷了一脸。


你们就不能好好爱护我们美丽的地球吗!


韩文清狠狠地甩了甩尾巴,看着俱乐部旁边鲜有人知的小路,虎步一窜,消失不见。


 


“哈哈哈哈!”张佳乐坐在椅子上,笑的直拍林敬言大腿,“老林你看看!副队像不像神经病!”


林敬言举起双手表示自己是无辜的。


今天拍的是急支糖浆广告,全程绿幕,还有个蛇精病导演拿着水瓶,“往这儿看!这儿!豹子钻出来啦!他就追啊!你就跑啊!他就追啊!你就跑啊!好好好回头问!你为什么追人家——啊!哪儿来的老虎!道具!”


张新杰回头一看,一只胡须上还残留着牙膏泡沫的惨不忍睹的东北虎仿佛天神降世,屹立在一堆吓懵的人中央。


张佳乐在场边连忙摆手,“这是我们……我们霸图队宠!以前都寄养在动物园儿的,今儿可能是听说他家张新杰拍广告太开心了,钻出来了,大家别介意!别介意!”


张新杰看着导演水汪汪的小眼睛,鬼使神差的点了点头。


“……霸图队宠?哎哟这感情好,干脆一起拍嘛!省了多少后期……啊不,霸图战队宣传费啊是不是,小王儿,来来来布置一下,我……张副队,您给这……打老虎,讲讲戏?”


韩文清白眼看世人,表示这么简单的戏还用讲?


我追新杰追了好几年,肯定比你们那合成的豹子熟练啊!


张新杰深沉的眼神看过来,大老虎立刻夹紧了自己的尾巴。


&&&


“好好好,各部门准备!打板儿了打板儿!一,二,三!”


 


一只东北虎始终以晨跑的速度坠在张新杰身后,健壮的身躯,矫健的身手,差点儿把摄影吓过去。


“为什么追我?”


后期配音立刻跟上,“我要急支糖浆!”


“Perfect!”


&&&


“下次,再出这种事儿我就把你炖成虎鞭汤。”


“嗷呜——”


“要去河边散步吗?”


“嗷呜——”


 


“老林……副队和老韩怎么交流的啊……”


“天知道……”


“你说黄少天知道?”


“……”


&&&


第二天一早,张新杰看着身边穿着睡衣的韩文清,轻轻笑了一下,回想起昨天拍广告的时候,对方仗着别人听不见的那一句我要你,情不自禁的在他脸上烙下一个轻吻。


“起床洗脸刷牙准备晨跑。”



评论

热度(54)

  1. 莫莫莫莫小其ヘ( ̄ω ̄ヘ)简笔画-小甜甜本甜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