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莫莫莫小其ヘ( ̄ω ̄ヘ)

全职叶不修厨 杂食cp 沉迷魔道阴阳师无法自拔๑乛◡乛๑

【全职【大概是全员向】】

璃碎散夜:

#大学梗?#


#就是写着玩玩,不喜请退#


#喻黄叶蓝双花韩张林方高乔周江以及孤生一人的王杰希爸爸x#


大学,谁都知道的。


听着人家说大学有多么的逍遥自在,每天嗨皮爱上课上课不爱上课那你就别上,可以各种的浪,简直就像随便撩妹的那种酸爽。


结果——


“当初到底是谁告诉我大学超——他妈开心?是哪个傻逼?”


开学这几天来。204宿舍最不满的就是黄少天,黄少天总觉得自己被欺骗了,说爱上课不上,你得保证老师不心血来潮点你的名,说可以随便浪,快看!!校长来了!!说撩妹,呵呵,你找楚云秀试试?保证撩妹不成反被撩。


“压力山大啊黄少,这里有小孩子,你要洁身自好。”郑轩捣鼓着一包干脆面,撕了半天撕不开,旁边徐景熙真的看不下去了,跑过去帮他把干脆面撕开,郑轩想着奶妈都比自己有战斗力,又开始唠叨,“压力山大啊….”


卢瀚文身为一个跳级生却依然没有任何压力,拍拍郑轩的背,安慰着:“没事的郑轩前辈,以后你撕不开干脆面可以让景熙前辈帮你撕啊!”


不过这好像并不是安慰….


“少天,大学都上了,努力一把吧。就四年。”喻文州坐在床上,手里拿着本书,低头正看得来劲,却突然对着黄少天说了一句。


他俩是上下铺,黄少天在下面,喻文州在上面。所以喻文州经常在早上的时候从上铺露出头来,喊黄少天起床。


说来也怪得要命,郑轩卢瀚文李远徐景熙喊黄少天起床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但是就是咋都叫不起,掐了他半天他才有点知觉,而喻文州只要轻轻一喊,黄少天就会睁着个眼睛眨巴眨巴的看着他。


然而这事被高中和黄少天一个寝室的张佳乐知道了,张佳乐一向欢脱,找到机会就嘲笑黄少天,这次却表情严肃的说道:“神了!高中喊了多少次黄少天,就有多少次失败,要不是塞了两包冰袋这傻缺是不会起来的,看来这喻文州是上天派来收拾黄少天的啊!”


后来张佳乐觉得自己深深的被欺骗了,人家喻文州,和黄少天是恋人。


早已确定了关系,但是就是给谁都瞒着谁都不说,直到大四那年毕业,黄少天才气势汹汹的说要宣布事,别人以为他要去干啥伟大壮烈的事情,还是找到了个女朋友准备搞闪婚,结果马上就被雷到了。


“我和喻文州在大一的时候就在一起了。”


“操!”第一个跳起来的是张佳乐,他一脸悲愤的说道,“黄少天老子和你那么多年闺蜜你现在才告诉我!”


“操!”黄少天又跳起来了,大声的朝张佳乐吼,“是谁在高三的时候和孙哲平上了垒之后大二才告诉我!”


张佳乐无言以对,朝着孙哲平投去一个求助的眼光,孙哲平瞅着,算了,宠一下也没啥的,孙哲平一脸正经的说道:“黄少天,你别老欺负我家乐乐。”


“哟哟哟,听到没!他家乐乐!”黄少天一脸“嫁出去的闺蜜啊泼出去的水”的表情煽动各大腐女做了“yooooooo”的背景音,然后一脸自豪的看着张佳乐脸上大写的懵逼。


叶修点了根烟,准备加入战局:“诶,手残,管管你家的话唠,别让孙哲平家乐乐炸了。”


喻文州笑着不说话,把黄少天圈自己怀里,苏沐橙突然不知道怎么了,猛的站起来吼了一声:“炸成一朵花!”


所有人懵逼了。


最后许博远。真的看不下去了,于是发挥了小保姆的哄人技巧来暖场:“呃,既然今天黄少公布了这么一个好消息,那就说说黄少你们以前的事呗?”


郑轩抱着杯果汁,居然抢在黄少天之前发言:“我来说!这件事不说就不舒服!”


在旁边坐着的徐景熙给郑轩点了个赞,然后就听着郑轩以非常悲痛的表情,述说着他是如何吃了这狗粮。


其实郑轩在大三的时候就知道黄少天和喻文州在一起了。


夏日的天气炎热干燥,郑轩刚刚上完选修,抱着书和徐景熙准备回寝室,突然,徐景熙说:“啊!今天食堂有宵夜!郑轩你去不去?”


郑轩秒速的回答:“压力山大,不去。麻烦你带点回来吧。”


徐景熙不愧是奶妈,笑着点了点头,就把书给了郑轩,朝食堂的方向走去。


天很黑,郑轩很慌,毕竟不知道为啥郑轩就是这么随时随地都感到压力山大,等郑轩踏上了宿舍的楼梯,打开了204那一扇门,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山大与剧烈冲击。


面前的黄少天也就穿了条薄的要命的裤子,被喻文州抱着,亲吻。


郑轩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铃儿响叮当之势火速的关了门,朝楼下小花园去了。


“呃…文州,什么声?”


黄少天毕竟背对着门,并看不到郑轩那一脸压力山大目瞪口呆的表情,也并不知道郑轩来过,他只知道他被吻得晕乎乎的而已。


“呵呵,没事的。风吹的而已。”喻文州咬了咬黄少天的耳垂,听着对方短促的轻哼声不免有些愉悦,“少天专心就好。”


此时徐景熙已经带着夜宵回来,看着楼下小花园里坐着揉眼睛的郑轩,问道:“你怎么不上楼?”


“别,景熙你别去,去了你就死了。”郑轩揉着眼睛还带着点哭腔,“压力山大啊!!!”


后来差不多十点他们才回去,黄少天已经安详的在喻文州的上铺睡着了,大夏天被捂得严严实实的睡着了,剩喻文州一个人在黄少天的下铺那儿看书。


“郑轩,外面凉快吗?”


喻文州见着郑轩来,就说了这么一句。吓得郑轩啥话都不敢说了,直点头:“凉!凉!下次我还是在教室里多复习会儿再回来吧!”


徐景熙是懵逼的。


刚回来看到这一幕的李远和卢瀚文是懵逼的。


听完故事的众人给郑轩点了三百六十个赞,而黄少天则是害羞得抬不起头,小声的戳着旁边的喻文州:“说好的风声呢说好的风声呢!喻文州你骗我!不和你玩了!你是不是存心的!”


而喻文州笑了笑,什么也没说。


这一次大四的聚会随着各种故事引上高潮,比如张佳乐初次见到孙哲平是在车站被人性骚扰,后来被孙哲平嘲笑说:“其实你留着辫子,我当时也以为你是女生。”


张佳乐目瞪口呆,一巴掌呼在孙哲平后脑勺上:“什么!大孙你到底爱过我没有你居然!!你这意思是嫌弃我的小辫子吗!”


说完,张佳乐还特别神气的甩一下辫子,虽然甩到了自己脸上,但是无伤大雅x


“没有,”孙哲平把面前这个神气的人抱在怀里,吻了吻他因为喝酒而有些泛红的脸颊,“我爱你都来不及。”


现场所有人,HP-10000


还有叶修,其实第一次见到许博远是在书店里。当时苏沐橙让叶修去书店捎本书回来,叶修就想着,捎书就捎书呗,顺便买包烟。


抱着这样的心态,叶修买了包烟揣兜里,嘴里还抽着一根,就这么进了书店。


叶修懒散了在文学区找着苏沐橙要的书,却被许博远叫了一声:“先生!这里不能抽烟!”许博远还指了指那个禁烟的标志,“不能抽!”


叶修当时觉得自己是被苏沐橙的腐女气质渲染了,他居然觉得面前这个人很可爱,感觉像是保姆对着人家说:“哎呀,这个不可以啦!不可以!”


当时叶修以调戏式勾搭到了许博远,身为工作人员的许博远懵逼了,啥?老子是工作人员你咋和我聊起来了?虽然许博远一直陪叶修聊并且还帮他找到了书帮人家送到收银台去,这个事情很普遍啊!并没有什么不对!但是许博远就是觉得别扭,于是在有一次在学校小花园乱逛的时候,发现叶修是自己学校的学长。


“当时我的表情是这样的。”许博远弄得非常深奥的说道,“目瞪口呆.jpg。”


还有韩文清和张新杰,这俩人完全就是因为一次在学生会里处理事情时不小心亲到了,结果韩文清后来就以非常奇特的方式跟张新杰争论了起来。


“你故意的!”


“我没有故意!”


“你喜欢我!”


“我不喜欢你啊!”


“我直白点,我喜欢你!”


“但是我也喜欢你啊!”


请问你俩怎么了画风正常点!!!!


好吧,霸图的汉子就是这么直白x


至于林敬言和方锐的初次见面,是在高一,两个人认识的契机居然只是方锐滑了一跤,林敬言接住了,方锐当场傻了,俩人也就因为这么一跤天天腻歪在一块,嗯,上了大学也这样。


周泽楷和江波涛….。嗯。江波涛说起来感觉自己也是懵的。


“大一初次见面,小花园里发现他一个人坐着…不知道为什么就聊起来了….”


江波涛皱着眉头,自己都觉得有点离奇,对方完全没怎么说话,但是就是这么聊在了一起。


至于高英杰和乔一帆,童养媳,幼驯染,√。


“我发现个问题。”王杰希用他的大小眼扫了全场,随后说道,“小花园是个奇妙的地方。”


“ΣΣΣ”


后来,荣耀大学的小花园被称为了恋爱圣地,各色情侣只要去那儿表白以及艳遇,百分之九十都能够成功。


“好了,散了吧,从今以后,我们也许会在哪里遇见,但是,我们谱写的荣耀终不会落幕!”叶修代表性的举起了酒杯,众人也随着他举起了手中的杯子。


“干杯!”


酒喝尽,人也散了。


散场后,喻文州带着黄少天走在校园里,看样子是无意识的到处乱转而已,黄少天有些醉了,靠着喻文州有一搭没一搭的和他说话。


“文州我喜欢你喜欢你喜欢你!”


黄少天嚷嚷着,喻文州笑着揉了揉他的脑袋。


渐渐地,他也发现路有点不对劲,好像猜到了对方的意图,黄少天一个激灵的回头问道:“文州,要去哪?”


喻文州想着这小家伙挺聪明,开口对着黄少天说道:“少天往前看看便知道了。”


黄少天往前看了,眼睛瞪着说不出话来。


小花园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种上了月季花,白的红的融在一起,茉莉花也散发出迷人的花香,黄少天有些惊讶的朝着花园中心走去,呆呆的站立的几秒,回头木木的看着喻文州。


对方依然带着人畜无害的微笑,搞得黄少天都不知道问什么好,过了半天才闷闷的问了一句:“文州…你干嘛?”


“少天,”喻文州伸手抚上了一棵白杨树,笑着对黄少天说,“我一年前,在花园尽头那棵白杨树下,藏了一个本子。里面记载了我们那几年的所有事。”


黄少天明白他要干什么,也想这么做。他毫不在意的扭头朝尽头走去:“我知道啦,那我们去找那个本子吧。”


喻文州露出一个浅笑,跟着人走了上去。


安静的夜里,只有两个人的脚步声,果不其然,那棵白杨树后边有无数藤蔓,在藤蔓中,黄少天找到了喻文州说的,所谓的小本子。


手指抹了抹泛黄的书壳,黄少天抿着嘴,有点不敢翻开这本书稿。他怕看到后有些忍不住,丢人的在这个人面前哭出来。


过去,多么熟悉的字眼啊。我也….好怀念过去啊。


想着与喻文州的点点滴滴,黄少天想了半天也没有翻开那本本子。


“少天不翻开看看吗?”


黄少天有点不满了,对着喻文州开启了嘴炮模式:“你悄悄的藏了这么个东西,还不等我做一下心理准备啊!”


最终,黄少天准备翻开那本本子。


可翻开后他就惊呆了。


里面什么也没有。


“喻——”黄少天刚想开口,却被喻文州吻上嘴唇,可能是刚喝了酒的原因,两人都有些神志不清,疯狂的接起吻来。


吻毕,黄少天抿抿唇,又有点赌气的看着喻文州,而对方则握住了他的手。


“少天。这个本子里什么都没有。”喻文州平静的对黄少天说道,不等黄少天问为什么就先开了口,“因为我把这些,连同你,也一起装进心里面了。”


喻文州浅笑着,后边的白杨树葱绿的树叶被风吹响,奏起了一首稀稀拉拉的乐曲,他在捧起的那双修长的手上,轻轻烙下一吻。


“少天,你刚刚说你喜欢我。”喻文州抬头,紧紧攥着对方的手,“可我爱你。”


黄少天突然感觉大脑当机,信息量太大自己几乎是懵逼的,他一本正经的回复着喻文州:“可你和我表过白了!”


“所以我想和你结婚。”


看着面前张着嘴屡次说不出话的人,喻文州反而是笑了笑,正想说如果接受不了那就算了,可没想到这只在外面对着人耀武扬威的小狮子一到他这儿就整个人变小白兔了,蹦着扑进人怀里,大声的喊着生怕别人听不到:“喻文州我爱你我爱你我爱你所以你说什么我都答应!”


喻文州抱着怀里的这个人心满意足,顺了顺他的背,恶趣味的朝着这个人回答道:“哦?那吃秋葵呢?”


黄少天以0.01秒的速度抬头,回复:“拒绝!”


炎热的夏天,这个学期的终点。


可两个人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闹钟叮铃铃的响着,黄少天顶着鸡窝头,后知后觉的爬了起来,突然想到今天并不是周末,赶紧爬起来洗漱,换了衣服拿了几包饼干就出门了。


“卧槽完了完了完了今天要上班啊文州他出差了今天回来卧槽卧槽卧槽当了大老板就是不一样但是我要go die了呀救命————”


黄少天嚷嚷着搭上了地铁,在到公司的门口时,却把工作服以及头发整理好了,以一种帅气的方式敲开喻总的门。


“嗨,早上好啊喻总,诶当了老板就是好我个小白领马上方了,诶对了我就只吃了几块饼干饿死我了….”


黄少天正发着文字泡,却听到了一个猥琐至极的声音。


“哎哟,少天。你也在这啊?”


这么猥琐,这么没下限,还有一大股烟味!错不了——


“叶修!卧槽卧槽卧槽!文州你咋回事这种地方你都让叶修进来!去去去你什么眼神喻文州!叶不修我警告你啊当初你拐走我的小粉丝这事我还没有跟你算账!!”


黄少天继续喷着垃圾话,叶修则拿文件挡了一下,绕道走到喻文州的办公桌前,叼着烟一脸得意,示意让喻文州解释一下。


“少天,叶学长以国外选修尖子来与我们合作,所以占时会在我们这工作一段时间。”喻文州站起来解释道,顺便对着叶修提醒,“叶前辈,我们公司不让抽烟的。”


“哦哦哦,失态了。”叶修一脸比黄少天牛逼的表情把烟灭了,然后丢进了垃圾桶,勾起嘴角笑了笑。


“啧,老滑头——”黄少天吐槽着,郑轩就从后面绕了过来。


“喻总,霸图集团的来了…..噢我的妈啊压力山大黄少怎么又是你!”郑轩表示一大早上起来报告就看到黄少天真的是整个人都不好了。


“什么叫又?郑轩你什么意思啊?“黄少天生气的朝着郑轩打几下,被张佳乐给看到了,于是张佳乐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的手速打了一下黄少天。


“哈哈哈哈黄少天我的好闺蜜你傻了吧哈哈哈反应奇慢啊你!”张佳乐嘚瑟得要命,黄少天反手拍了回去,一脸懵逼的站在那儿,却不知道被谁拉了一下。


“张佳乐,你也是够了,我来签个合同都能见着你。”孙哲平一脸悲痛欲绝,走哪儿都能见着这红毛小辫子,干脆自己直接把这人带在身上吧!


“卧槽孙哲平你护妻!!我不服!!”黄少天秒速退五米,表示不和这对狗男男说话。


办公桌边上的喻文州走到黄少天后边抱着他,温柔的嗓音在黄少天耳畔响起:“没事,少天有我啊。”


于是他们展开了“到底谁更闪的年度大戏”【不


一年盛夏,一年落秋。最终相遇。


他们的故事,还很长,很长,悄悄的,存在那个本子里。


—END—


——————————————————————————————————————————————————


于是完了。对,完了。喂了你们玻璃渣又来给你们吃糖。没错这是我一次性码完的,叫我神【不】


啊真是累,全文大概五千五百个字左右吧….。


超级累,于是我努力了x同志们好好吃啊x



评论

热度(120)

  1. 莫莫莫莫小其ヘ( ̄ω ̄ヘ)🍺入愁肠.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