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莫莫莫小其ヘ( ̄ω ̄ヘ)

全职叶不修厨 杂食cp 沉迷魔道阴阳师无法自拔๑乛◡乛๑

【同人】年岁(女体)

Angelina:

1、看了微博上那张女体图,脑洞瞬间炸


2、这是我个人认为的女体性格,不知是否会ooc


3、cp为大二穹胜


4、关于龚常胜的自称龚某,女体我认为不太适合,就改成了第一人称。


5、文笔不好,还请海涵,慢用www



1、闻听逍遥门的大师姐,貌美如花
当东方的第一缕阳光照进房内,印飞星睁开眼,梳洗完毕,推门晨练。大约一个时辰后,她停止练剑,朝逍遥门后山走去。
逍遥门后山灵气浓郁,掌门便派人在此栽满了仙果,果林茂盛,每年硕果累累。而印飞星,作为逍遥门的二师妹,平日里除了练剑和修炼心诀,没事就会来后山照顾仙果,久而久之,成为了一种习惯。
嗯,差不多了。印飞星想,将右手拎着的水壶猛地向后扔出去,果不其然,听到了某人嗷嗷直叫的声音。
“天呐,八戒,那么暴力小心嫁不出去!”
“这点小事,东方师姐你无须担心。”
印飞星没好气道,一脸大写嫌弃盯着那女子。
那女子黑发如瀑,眼眸如琥珀般流转金光。眉眼如画,貌美如花。她一只手捂住额头上被水壶砸出的包,一只手捏着衣角,泪光莹莹,我见犹怜。身材····嗯,该凸的凸,该凹的凹,实在是,惹人拉仇恨——印飞星死死地盯着东方纤云的胸。
他的大师姐,东方纤云,此刻毫无形象的坐在地上,眼泪汪汪的望着她。
“疼疼疼·····”
显然,印飞星此时可没心情怜香惜玉。
“师姑说,最近后山的仙果少了不少,特派我来查明此事,究竟是哪个贼胆大包天,敢在修真大会前夕偷吃了贡奉上去的仙果,你说是不?东·方·纤·云~”
她一边说着,一边看到东方纤云挪动身子想要溜走的动作一滞,她机械状的偏过头,干笑道:“这样啊,真不知道是哪个贼,胆大包天···”然后,东方纤云不知道是挂到了那里的树枝,她一动,袖口就被撕开一大道口子,那些仙果就争先恐后的往外跑·····
“有何遗言?”印飞星言简意赅,微笑,拔剑。
“等等等八戒你听我解释!!”
“啊——!!!”


今天的逍遥门一如既往的和谐。


闻听逍遥门的大师姐,貌美如花,只可惜,脑子里有坑。



2、闻听逍遥门的二师妹,娇小可爱
东方纤云自然是被师姑狠狠的训了一顿,作为惩罚,抄写心法三百遍。
东方纤云在亭子里抄书,抄得手都抽筋了,她欲哭无泪,趴倒在书桌上。她这个人,叫她去砍柴挑水蹲马步她都愿意,就是不愿应付这些笔墨之事。每个逍遥弟子都知道,东方纤云每节心法课都逃课。
晌午时分,印飞星来到她身旁,伸出手戳戳她的脑袋,“不用抄了,三师弟去求情,师姑消气了。”
东方纤云如释重负,把笔一扔,瞬间恢复活力,手舞足蹈,却不小心碰到了额上的大包。
“啊疼疼疼·····”东方纤云摸着额头上肿起的大包,疼得眯起眼睛。
印飞星叹了口气,走到东方纤云身边,把手放在她的额上,指间泛起浅蓝色的光芒,不一会儿,东方纤云额上肿起的大包就消掉了,肌肤白皙如初。
“以后别指望我这水灵根给你疗伤。”
“八戒·····”东方纤云幽幽说道。
印飞星别过她的视线,“才、才不是看着你疼得难受·····也,怪我下手太重。”最后一句,虽然她说的很小声,但依然被东方纤云听见了。
“八戒你最好啦!”东方纤云笑颜如花,她朝印飞星扑去,将她扑倒在地,抱在怀里蹭,发丝交缠,铺得满地都是。
“放、开我!东方纤云你力气很大的知道不?还有,别叫我八戒,那种奇怪的外号是什么鬼啊!”
“不要不要,我就喜欢叫你八戒!”
“东方纤云,不要三天不打,你就上房揭瓦!”
“唉,可惜——”东方纤云忽然停下,神情严肃,望着印飞星。
“嗯?”印飞星被她望着不舒服,“可惜什么?”
“胸是小了点,但没关系八戒,师姐我会帮你的,三师弟喜欢胸大的女生师姐我知道!等几日后的修真大会召开,我去问问我那远房的表姐,看看她那有什么好的丹药——”
“东方纤云!!”
“诶诶诶八戒你等等——!!”


印飞星气得眼泪都冒出来了,眼睛红红的像只小兔子。她扬长而去,留下头上又多了几个包、趴倒在地的东方纤云。
胸大,了不起哦!


闻听逍遥门的二师妹,娇小可爱,不但傲娇,还是个贫乳诶!





3、闻听玄铭宗的三师妹,天赋异禀
龚常胜此次外出已有一个多月,再次回到玄铭宗,她没有第一时间回永宁峰,而是秘密地去了宝物库。
“呀,常胜,这次外出时间很长嘛。”一个声音在她背后响起,龚常胜回头。那人坐在树下的石凳上,小口的喝茶。紫发垂肩,眼眸散漫,浑身散发着一股慵懒之气,却不失优雅。人人都知,这便是玄铭宗的六长老,陆氏弗拉格综合征患者,玄铭宗不到万不得已才会动用的大杀器。
“见过陆长老。”龚常胜行礼。
他笑笑,朝龚常胜招手,“别别别,常胜快过来,给我讲讲你这一个月碰到了什么有趣的事。”
“不了,我不打算久留。”龚常胜摇摇头,犹豫了一下,“陆长老,请问我大师姐最近有没有到宝物库·····”
“我宝物库的东西,不会丢。”
说完,龚常胜只觉得五雷轰顶,完了,要静坐修炼才能平安度过今晚了。她恍恍惚惚,“谢、谢陆长老告知,我先告辞·····”
“小心路上不要被仙鹤撞到~”陆长老好意提醒道。
结果可想而知。
很奇怪,很奇怪,超奇怪。
偌大的永宁峰,怎么安静得像是一个人也没有?还有股淡淡的酒味?
龚常胜特意隐藏起气息,生怕被人发现,悄悄溜进永宁峰大殿。可她一个人也没看见,李秀慧没找着,就连平常在外扫地的门外弟子也没人影。
龚常胜干脆撤去隐藏,现了身形。正当想着人都去哪了时,一个人推门而入,吓得龚常胜半死。
“咦,龚师妹,你什么时候回来的,都不通报一声,好让我来接你。”
“原来是李秀慧啊,吓死我了······”
虚惊一场,龚常胜连忙抚胸口,差点连气也喘不上了。
李秀慧见状,倒来一杯水,递给龚常胜。
温热的茶水下口,龚常胜顿时觉得好多了,“永宁峰的人都到哪去了?”
“近日玄铭宗将举行修真大会,邀请各方门派来参与,共商门派修真之事。龚师妹你出任务这么久,自然不知。永宁峰的弟子都被调去帮忙了。”李秀慧偷偷看了眼龚常胜绷紧的脸,继续补充道,“大师姐是掌门的真传弟子,自然要替闭关的掌门主持大会,事务繁多,很多天没回来了。”说完,龚常胜绷紧的脸终于舒开了微笑,嗯,看上去安心了的样子。
“那我就要去休息了,在外奔波劳累了一个月,可把我累坏了,没有什么重大的事就不要来打搅我了。”
“呃,龚师妹······”
“何事?”
“你真的,呃,很害怕大师姐?”
那一刻,龚常胜的微笑凝固,眼神立刻变得空洞,就像死掉了似的。
有一种回忆,叫做被摸屁股。
有一种回忆,叫做被强迫洗药澡。
有一种回忆,叫做从你小的时候吃你豆腐吃到大。
有一种回忆,叫做你从她的眼神中读出了自家养的大白菜必须要自己供掉的执念。
·········
自己被大师姐“一手带大”,深知全宗闻名上下的大师姐岂止流氓,简直可怕!
龚常胜浑身颤了颤,心中不下百遍发誓,明天我一定要加倍修炼,护己周全! 


闻听玄铭宗的三师妹,天赋异禀,瞧,还不是被逼的。





4、闻听玄铭宗的大师姐,情场能人
龚常胜睡得正香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一阵熟悉的声音,是衣料和绳子摩挲的声音,嗯·····管它呢,继续睡·····咦,等等,不对劲!龚常胜猛地睁开眼,正好那双手摸上了她的臀部,弄得她不由得惊呼一声。
“胜儿,你醒啦?”
龚常胜很想闭上眼睛,告诉自己这只是个梦,好吧,她做不到。龚常胜在心里为自己默默点根蜡。然后,视死如归的望向了用捆仙绳自己的罪魁祸首。
青绿色的长发束起及腰,露出象牙色的脖颈。琉璃般的金眸晶莹剔透,右眼角下的泪痣别有风情。这幅容貌,落雁沉鱼,闭月羞花。身材更是棒到没话说。
东方芜穹十七岁就结丹驻颜,因此,流连过情场,草叶皆不沾。这泡男人、吃豆腐的手段,龚常胜就不信修真界有谁能比过她。
“师姐,你能不绑我吗?绳子紧得难受。”
东方芜穹微笑道,“不要~”
龚常胜别过头,真想一头撞在墙上昏过去。
“那么,能把手从我屁股上拿开吗?”“好啊。”
等等,龚常胜听错了吗?从小摸她屁股到大的师姐居然不摸她屁股了?
更令龚常胜意外的是,东方芜穹只是把她揽入自己怀里,就像小时候东方芜穹抱着龚常胜睡觉一样,再也没对她动手动脚。


“胜儿······”
东方芜穹唤道,龚常胜心里微微一动,她靠向东方芜穹。一会儿,龚常胜从她身上闻到了淡淡的酒味,和她在永宁峰大殿上闻到的一样。
“你忽然就走了一个月,连回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
“要不是我听那老婆子唠叨半天听腻了,要求出洞回峰,我都不知你回来了······”
“因为我知道你一定不愿意被我抱着,会用雷电轰我。所以,我才用了捆仙绳。”
“我只是想抱着你而已,就像小时候我抱着你睡觉一样,那个时候,胜儿真的好可爱·······”
“胜儿,你讨厌师姐吗?走了又回来,什么也不说·······”
“胜儿你还记得吗?我带你下山游山玩水,一路上还斩了几名魔修,你对我说师姐好厉害。”
“还有一次,你外出不归,我担心了好久。最后你平安回来了,还提升了修为,我好高兴······”
············
“师姐,你喝醉了。”
东方芜穹停下念叨,盯着龚常胜的眼睛,胜儿的眼睛很美啊,像大海一样快要被吸进去了。她微笑道:“没。”把龚常胜搂得更紧了些。


她唤道:“胜儿。”
“我好想你。”


声声入耳,不思其解。原来,是相思。
龚常胜靠在东方芜穹怀里,听着自家大师姐睡着的呼吸声,脸颊微红,轻轻说道:“笨蛋。”
没有谁比龚常胜更了解东方芜穹,更不用说东方芜穹对她的这份感情。


闻听玄铭宗的大师姐,情场能手,可当碰到自己真正爱的那个人时,不知所措的像个孩子。




5、闻听修真大会召开了,咦这么快?
果然,东方家的基因都是遗传的么?印飞星有种想要吐血的冲动,虽然他第一次见到东方芜穹,但就凭着那胸,那身材,想都不用这就是东方纤云口中的远房表姐。
“你就是印飞星吧?纤云和我提到过。”果真是个美人胚子。东方芜穹打量着印飞星,身材偏瘦,桃花杏眼,五官秀丽,水灵根的底蕴很足,可惜就是胸小了点。
“表·姐~好久不见。”东方纤云不知何时到来,将印飞星护在身后,脸色黑沉得可怕。
“怎么,我看看你那宝贝师妹都不行?”东方芜穹白她一眼。
“你这人,什么德行,我很清楚。”
“啊,小云姐姐!”远处的龚常胜一看见东方纤云,就欢快的扑进她的怀中,像个撒娇的孩子,完全忽略了站在一旁的东方芜穹。
东方纤云笑着,摸摸龚常胜的头。狠狠的给了东方芜穹一个回击。




6、看,东方家的那朵姐妹花~
东方纤云和东方芜穹一见面,就开心的跑到一边拉起了家常——个屁啊,这只是在外人看来。
东方芜穹拿出法器,黑化脸,“纤云啊纤云,你刚才对胜儿做什么呢?”
东方纤云不甘示弱,拔剑,“呵,你才是,再用那种下流的眼神看我家飞星,小心我把你眼睛挖出来。”


喂喂喂,这里还在开修真大会,你们可别把这拆了!




7、秀分快你造不?!
印飞星是第一个察觉到气氛不对劲的人,她连忙拉住东方纤云,“师姐别闹,这里是修真大会,还有别的门派在!”
“哼。”东方纤云收起剑,将印飞星搂入怀中,一脸示威样。
东方芜穹咬牙切齿,转过身,“秀什么秀,胜儿我们也来一个!”。龚常胜早早的闪开,一脸大写的冷漠。
东方芜穹整个人都不好了,病恹恹的。




8、果然,还是要靠自家师妹才治得好
“师姐,准备一下,待会儿修真大会还要你·····”
龚常胜意识到东方芜穹没在听,她转过头,看见东方芜穹依然蹲在角落画圈圈,一副失落样。龚常胜无奈的走过去,蹲下去与她平齐,柔声道:“师姐,别闹别扭了吗,又不是三岁孩童。”
东方芜穹不吭声。
“修真大会开完后,我去山脚下的镇子给你买你最喜欢吃的杏花酥怎么样?”
“我去永宁峰后山帮你照顾灵植如何?”
“我、我向师姑申请最近都不接任务,在永宁峰陪你,行不行?”
龚常胜杀手锏都用出来了,东方芜穹仍旧不吭声。
最后,龚常胜拉过东方芜穹的手,放到自己头上,学着东方纤云摸自己头的动作。
“这样,总行了吧?芜穹。”
映入东方芜穹眼帘的,是龚常胜通红的脸。嗯,能看到胜儿这幅模样,她超满足的!
东方芜穹莞尔一笑,朝龚常胜扑过去,“我最喜欢胜儿了!”


那啥,你们东方家都喜欢扑倒是不?




9、这才是正真的家常
修真大会结束后,东方芜穹邀请东方纤云和印飞星到永宁峰一坐。
是夜,东方芜穹倒了一杯酒给东方纤云,两人坐在永宁峰的凉亭里,月下对酌。
东方纤云喝下一口酒,遥望着圆月,不禁感叹,“时间过得真快啊表姐,那年飞星刚入门,她那么小,就像只小白兔一样。转眼间就长大了,更像只小白兔了······”
“胜儿也是啊,那年我初见她在玄铭宗大殿上,那样一个瘦弱的女孩,骨子里却透着坚强,让人心疼,我第一眼就喜欢上了。”
东方芜穹顿了顿,看着东方纤云又一口酒下去,她望向东方纤云身后十几瓶空了的酒壶,“纤云你的酒量一如既往的······牛。”
“表姐,我怎么喝也醉不了的啦。”东方纤云冲她一笑,晃了晃手中空了的酒杯,东方芜穹会心一笑,接过,又帮她倒了一杯。
“不过,醉一场,又何妨?”
“呵,”东方芜穹抿下口酒,“从你对你那师妹看来,你早就醉了。”
“表姐你又何尝不是?”东方纤云回一句,两人相视一笑。稍后,她瞥见东方芜穹无声喝完了整杯酒。
“表姐好酒量。”——她原本想这么说的。慢了半拍,东方纤云才想起来,她表姐的酒量,连印飞星都不如,烂透了。


“今朝有酒今朝醉,明日愁来明日愁~~来来来,不醉不归!”东方芜穹毫无形象的醉倒在地上,笑得一脸傻气,岔开大腿,衣衫不整,还不忘举杯邀月,酒壶碰倒一地。
东方纤云深知发酒疯是种什么样的东西,想起上次印飞星发酒疯,追着她打了两个时辰,第二日才酒醒。她一阵恶寒,连忙拉起醉倒在地的东方芜穹。
“表姐,你卧室在哪我送你回去,夜凉小心感冒。”
“啥,永宁峰呗,永宁峰是我家,我做主!”
“我是说你卧室啦!”
“我偷偷跟你说,捆仙绳这玩意,赞!”
“·······”
好吧,东方纤云放弃了。她将东方芜穹扶到凉亭的柱子下,让她靠着柱子而坐,和好衣襟,这可比醉倒在地上强多了。
“咦,纤云你看下雪了诶!”
“表姐,这六月天的哪来的雪,又不是窦娥冤·····”
东方芜穹伸手朝亭外一揽,拿给东方纤云看,“你看,雪噢~”
东方纤云定睛一看,真的是雪,一缕一缕的从天空飘落。她望向凉亭外,天边时不时闪起一道紫光,又闪起几道凌厉的蓝光,这些雪便是从那儿飘下的。
东方纤云心里咯噔一声,糟了糟了!




10、你们聊你们的,我们打我们的
记得有一次任务,印飞星碰到了龚常胜,她们共同抢夺任务目标,打得不可开交。龚常胜和印飞星,两个骨子傲气的人就这样结下了梁子。
这会儿,趁着师姐们去拉家常,师妹们就各自解决私事去了。
现在,打得那股劲头可比修真大能天雷渡劫那阵势,你死我活。


“呵,蜀三路没想到你的修为进步得这么快,想必是用了些见不得人的手段吧?”
“满口胡言,当心给逍遥门抹黑。”
又是一道雷电劈下来,印飞星御水成冰,巨大的冰块格挡住雷电,碎成冰晶。龚常胜御剑朝印飞星冲来,印飞星御动寒气,身边瞬间多出数十把冰剑,朝龚常胜刺去。
“你们俩,都给我住手!”
听到东方纤云的声音,两人的动作一滞,停了下来。
“蜀三路,八戒,都给我下来!!”
听这口气,东方纤云真的生气了。印飞星和龚常胜不约而同想到。




11、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你们俩是搞什么名堂?修真大会才刚结束,伤了两门派的和气就不好了。”
听东方纤云这么一说,龚常胜最先道歉,态度诚恳。东方纤云感叹,果然是个明白事理的好孩子。
“三路啊,你快去看看你家师姐,醉的不成人样。”
哪里需要东方纤云提醒,龚常胜感觉到某人的咸猪手摸上自己的屁股,下意识的就是一手刀,但无效。醉酒的东方芜穹借着酒力,把龚常胜扑到在地,外加使劲蹭。
这边暂时可以放心了。东方纤云转向某个死傲娇,“你看,蜀三路都道歉了,八戒你还不快认错!”
“不要。”印飞星撇撇嘴,“又不是我的错。”
“八戒,你怎么就这么固执呢?”
“这、不是固不固执的问题······”她别过东方纤云的视线,眼神有些低落。然后,随手拿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无视了东方纤云生无可恋的表情。


“嗝,味道蛮不错的,纤云,你怎么有两个咧?哇,月亮有五个诶!天象异变,僵尸王要出世啦!”
“胜儿胜儿胜儿~~”


印飞星喝酒了,印飞星酒量超差,印飞星会发酒疯。东方纤云脑海里蹦出这几行字来。
东方芜穹喝酒了,东方芜穹酒量比印飞星还要烂,东方芜穹会发酒疯。龚常胜脑海里蹦出这几行字来。





12、都说酒后吐真言,你信不信?
“八戒,前面是柱子啊!”
“八戒不要挥剑很容易伤到人的啊!”
“八戒你脚下有个酒壶罐子,小心!”
说完,印飞星就倒了下去,因为踩到了酒壶罐子。东方纤云赶紧把她扶起来。
“有没有摔到哪?疼不疼?八戒这个是几,认得不?”
印飞星呆呆的看着她,良久,哇的一声眼泪就掉下来,怎么止也止不住。
“东方纤云,我讨厌你!”
“好好好,你讨厌我,但能先别哭了吗?”东方纤云抱着印飞星,柔声哄着她。她这人,生平最害怕三件事,一是逍遥渡影师姑,二是被罚抄心法,三就是印飞星的眼泪。
“我讨厌你我讨厌你我讨厌你······”
“明明只摸过我一人的头,今天却看见你摸了那该死的蜀三路······”
“呜呜呜······”
东方纤云微微一动,恍然大悟,原来是因为这个而闹别扭啊。
“我不喜欢你对别人那样,看见了心里好难受······”
印飞星抬起头,直直的看着她,眼眸似醉似醒,她一字一句道:“我只要你待我一人。”
东方纤云吻了吻印飞星的额头,“没问题。”
印飞星不说话,继而在她怀中睡去,当然,耳根都红透了。




13、爱如潮水,来得忽然
龚常胜扶起自家大师姐,向抱起印飞星的东方纤云告辞。“小云姐姐,真是抱歉,让你今天担心了。”
“没事,蜀三路记得替我向表姐问好,我先带我师妹会逍遥门了。”
“嗯,路上小心。”
送走东方纤云,龚常胜扶着东方芜穹朝永宁峰大殿走去。
“胜儿胜儿~”
“我在,师姐。”
“实话告诉我,你是不是同我表妹的师妹打架了?”
“嗯。”
“为何?”
“那是在一次任务,我同她争夺同一个目标,就结下了梁子。”
“什么任务啊,向来谦逊懂礼的胜儿竟然如此执着。”
“也不是什么了不起的任务,只是奖励很丰厚。”
“什么奖励?”
“九阳十尊鼎,对于丹修来说,是件很好的炼丹容器。”
“听着好耳熟啊,不就是我现在用的这鼎吗······”
“嗯,那次是大师姐你的生日,我便去寻得了这尊药鼎。”


“胜儿。”
龚常胜偏过头,对上东方芜穹的眼睛。那双眼,琉璃灿烂,澄如泓泉,哪里还有什么醉意?
“你总是能碰及我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东方芜穹吻上了那近在咫尺的唇瓣,蜻蜓点水般,没做太多的留恋。
“偌大天下,只有你,是上天赐予我的最好礼物。”
“只有你,才是我的龚常胜,我东方芜穹的龚常胜。”





14、时隔多年,又拉家常
“纤云啊纤云,恭喜你和你师妹结为双修道侣。”
“谢谢表姐,你现在和三路怎么说啊?都几年了还没动静。”
“那孩子虽然由我一手带大,但性格却与我截然相反,墨守成规。心里还没太多准备。”
“不怕到嘴的肉跑了?”
“放心,胜儿被我吃得死死的。我有的是时间,以后的日子,还很长。”
“所谓,三生路回头,年岁如初见?”
“不说这个,你和你师妹打算去哪儿度蜜月?”
“我们想出海,去东方的蓬莱岛转转~”
“嗯,那下次我也带胜儿去玩一转!”
“可是表姐,放任她俩这么打下去没事吗?”
“没事没事,年轻人这么有活力,随她们去吧~”
东方芜穹和东方纤云喝着茶,望着天空闪烁的蓝紫光和飘下的雪花,感叹道。
 
                             ——END

评论

热度(1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