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莫莫莫小其ヘ( ̄ω ̄ヘ)

全职叶不修厨 杂食cp 沉迷魔道阴阳师无法自拔๑乛◡乛๑

【叶蓝】夫妻任务[22]

宝批龙:

*你猜猜,你猜我猜不猜,你猜我猜你猜不猜


*蓝河:我猜你妹啊!


*叶修:猜错了 






    蓝河觉得情况很不妙。


  


  他推开叶修,深呼吸了几次。


  


  “断气了断气了!”


  


  “二十来万啊,小蓝,你不准备多要点儿。”


  


  蓝河想:话是这么说的没错……


  


  “我靠!叶神!你丫怎么不去抢啊!”他惊醒,那点儿旖旎的心思全没了。


  


  叶修翻了个身,背对他,就要睡去。


  


  “困啊,你还在一边嘚啵嘚啵讲话。”叶修声音听起来的确十分困。“不要了啊,不要就赶紧睡觉。”


  


  蓝河郁闷的不行。


  


  “喂!大哥!你刚才亲了我啊!”蓝河都快给叶修这个态度弄晕了,“我哪有嘚啵嘚啵的讲话!”


  


  “是啊,你要不要亲回来,今晚不行啊,今晚太累了……”叶修摆摆手。


  


  蓝河风中凌乱了。


  


  叶修这个套路,完全在他的意料之外啊!


  


  蓝河虽然没有真枪实弹的谈过恋爱,但是跟着自己那个祖宗妈还是看过不少韩剧的,哪有亲完了之后就睡觉啊,说好的小鹿乱撞,脸红心跳全都没了啊!


  


  叶修这收费打啵,倒头就睡,跟完成每日任务似的,蓝河晕了。


  


  “你起来,你起来!”蓝河掀他被子,他此时已经全然忘记了尴尬和害羞。


  


  “干什么?”叶修把被子蒙在头顶,“小蓝,你看看现在几点了!”


  


  蓝河拽他的被子,拽不动,越想叶修的行为越奇怪,他坐在床上琢磨了一会儿,突然咧嘴一笑。


  


  蓝河隔着被子,用食指戳了戳他。


  


  “叶神,你是不是害羞啊?”他乐的眼睛都没了。


  


  “饭可以乱吃,话不能乱说啊!”叶修反驳他。


  


  “不用不好意思嘛,难不成你是第一次接吻!”蓝河笑的更狡猾了。


  


  “……”叶修无语。


  


  蓝河自说自话,“你不要怕,我不是那种不负责任的男人!”


  


  叶修掀开被子,无奈了,“你到底要干嘛?”


  


  蓝河指着他的脸,哈哈大笑,“你果然害羞!哈哈哈哈!”


  


  “那是被子闷热的!”叶修吐槽。


  


  “能把你闷这么热啊!哥才不信!来来来,让我近距离来欣赏一下害羞的叶神!”蓝河作势调戏他,胆子顿时肥了,预备挑他的下巴。


  


  叶修哪里会让他占便宜,直接左右手一扯被子,往蓝河身上一盖,就连人带被子的把蓝河压在身下了。


  


  “我靠!!偷袭!!”蓝河闷在被子里大喊。


  


  “呵呵,不给你点儿颜色看看,怕你今晚上就要翻天。”叶修压着他。


  


  “我错了!我错了!”蓝河道歉及时。


  


  “恩,道歉诚恳,思想觉悟挺高,说说错哪儿了。”叶修淡淡的开口。


  


  “我哪儿都错了!叶神!”蓝河欲哭无泪,他这下被全面压制,想挣扎都没办法!


  


  叶修笑了几声,蓝河见被子露出一点儿空隙,赶紧把头伸出来。


  


  “这里差点儿发生一起命案!”蓝河劫后余生。


  


  而叶修,大概是真的很困了,倒在蓝河身边,把脸埋在被子里,看架势是真的要睡了。


  


  “叶神?”蓝河叫了他一声,怕这家伙又装睡。


  


  “别叫了,明天起来叫,快睡吧。”叶修声音黏糊,仿佛已经在半梦半醒之间。


  


  蓝河刚刚闹了半天压下去的心跳声,又起来了。


  


  他还没问叶修到底什么意思,但现在把人叫起来问,实在是太不人道了。


  


  蓝河把被子给叶修盖上,又给他掖好被角,撑着下巴叹了口气。


  


  哪儿有撩完人自己就睡了啊!


  


  蓝河轻手轻脚的打开门,去了客房。


  


  叶修作息时间很不规律,但是起床绝对是掐着吃饭的点爬起来。


  


  蓝河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没有喊他起床,等叶修走到楼下的时候,桌上满满当当的摆了一桌的早餐,中式的,西式的,全都来了一份。


  


  他到楼下,蓝河正好从厨房里出来,看见叶修,打了声招呼,得意洋洋,“看见这桌早餐了没!”


  


  “看见了,好香啊。”叶修夸赞。


  


  “想不想天天吃!”蓝河再接再厉,给他下套。


  


  “哟,怎么,小蓝,想通了要来兴欣工作了?”叶修大惊。


  


  蓝河眉头一抽。


  


  “还是先吃饭吧!”他把煎鸡蛋夹到叶修碗里。


  


  蓝河端起碗喝粥,含含糊糊的问道,“叶神,你觉得我怎么样?”


  


  “很好啊。”叶修咬了一口鸡蛋。


  


  “那你觉得我……呃……”给你当男朋友怎么样!


  


  蓝河紧要关头,卡住了。


  


  “这豆浆好甜。”叶修感慨,“你是加了多少糖啊,小蓝。”


  


  蓝河闷闷的喝着稀饭,心里烦着呢。


  


  叶修亲他,就光这么亲一下!什么后续都没了,第二天早上起来,又和你称兄道弟。蓝河欲哭无泪:我去!谁他丫和自己哥们儿舌吻啊!


  


  “叶神,你之后有时间吗?”


  


  “有啊,过年嘛,到处都放假。”叶修说,“不过今年要回b市一趟。”


  


  叶修是b市人,蓝河早在追他的时候,就把他祖宗十八代都打听清楚了,这情报收集的,联邦特务都得甘拜下风。


  


  “回家?”蓝河的心思活络起来了,这回家面临的是什么,二十来岁的,多半就是相亲啊!


  


  叶修还什么都没说呢,蓝河就可预见性的看到了自己悲惨的未来:孤独终老!


  


  “恩,没办法,再不回家小点就不认识我了。”


  


  “小点?”


  


  “一条狗。”


  


  “哦,叶神还养狗啊!”


  


  “还准备养兔子。”


  


  “兔子?”蓝河无语,“兔子有什么好养的!”


  


  “呵呵,逗着玩儿。”叶修笑。


  


  早餐过后,蓝河又例行展示了一下自己多才多艺的一面,如果不是条件有限,他是十分想在房间里拉一段歪脖子琴给叶修听的。


  


  “叶神,你几号回去啊?”


  


  “2月19。”


  


  蓝河点点头,今年的春节比往年晚,叶修正好掐着除夕这天回去的。


  


  他磨蹭了半天,最后才送叶修回网吧。


  


  蓝河脸皮薄,所谓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他连一次鼓起勇气问问那个莫名其妙的亲吻的机会都没用,此时已经感到心力憔悴了。


  


  蓝河打电话关系比较好的同事,以及蓝河钦定狗头军师:笔言飞。


  


  “小笔啊……”蓝河真诚的开口。


  


  “我靠,别这么叫我,老蓝,你现在好阴险!”


  


  “有吗,我很温柔啊。”蓝河装傻。


  


  “快说!有什么事情!”


  


  “也没什么事情。”蓝河道,“就是情感生活遇到麻烦。”


  


  笔言飞说,“哦,我建议你出门左转两条路口,看见那家报刊亭没。”


  


  “去花三块五买一本知音,你的什么情感问题都解决了!”笔言飞补充,“特别是两性情感!”


  


  “……”蓝河无语。


  


  “说正事呢!”蓝河补充。


  


  “我说的也是正事儿啊,我问问你啊,你是不是在追叶神啊!”笔言飞道。


  


  “有这么明显吗……”蓝河摸了下鼻子。


  


  “呵呵。”笔言飞嘲讽,“你面对叶修的时候就差在脸上写着‘我要追你’四个字了。”


  


  “我擦,你这智商都看得出来,那叶修不是早就知道了!”蓝河大惊。


  


  “你妈的!你夸他就夸他,不要还踩我一脚啊!”笔言飞怒道,“你觉得呢!”


  


  “我觉得他应该是看不出来的。”蓝河自欺欺人。


  


  “呵呵,你开心就好。”笔言飞说,“没有别的事我要挂电话了!”


  


  “别别别!哥现在为感情苦恼,你不支个招儿啊!”蓝河赶紧拦住他。


  


  “我看你不是追的风生水起的吗,还用得着我支招儿啊!”


  


  “旁观者的意见还是要听一听的。”蓝河无奈了,“什么叫风生水起啊,我觉得我一路坎坷啊!”


  


  蓝河道,“我怕别人看出我对他太好了……”


  


  “所以你对所有人都好对吧,傻逼!”


  


  “快点给我出个主意。”蓝河懒得和他废话。“我跟你说,叶修几年回b市过年,万一趁我不在,他和别的母斑鸡好上了怎么办!”




  “老蓝,母斑鸡是个什么东西?我靠,嫉妒使人面目全非啊……”




  “……”蓝河无语。


  


  “要我说啊,你想追叶神,你最好先和苏女神打好关系啊,俗话说得好,这个姑嫂问题啊,从古至今都是个大问题……”


  


  “说话说重点!”蓝河说道,“万一叶修误会我对苏妹子有意思怎么办!”


  


  “不可能的,瞎子都看出来你箭头对着谁了。”笔言飞保证道。“你就差拿着喇叭绕着西湖环线火烈鸟裸奔式昭告天下‘老子正在泡叶修’了,相信我,不会有人觉得你喜欢苏女神的。”




  “你妹啊!谁他妈裸奔!”




  “我打个比方,比喻懂不懂,你这货一上来把妹就把模式调成地狱级别的,别说哥几个不帮你啊,你看看这是我们能帮的上的吗!”




  “切!”蓝河哼了一声。




  “你这难度仅次于去泡周泽楷。”笔言飞给他分析道,“不对,比周泽楷更难泡,你想想,人枪王身边也就几个带把的男人,你看看叶神,身边环绕的莺莺燕燕,够你呛得了,哈哈。”




  “有什么好笑的!”蓝河反驳。




  “礼节性怜爱你三十秒。”笔言飞乐呵呵的。




  “滚滚滚!”蓝河挂断了电话。


  


  蓝河又听笔言飞说了一通,这才挂了电话。


  


  另一边,叶修回到网吧,就让陈果抓了个现成。


  


  “说!昨晚上去哪儿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魏琛道,“莫凡!拖把棍拿过来!”他怪笑着看叶修,“不说就大刑伺候。”


  


  叶修被这一架势搞的无语,张口喊,“包子!”


  


  “包子已经被我们制服了,休想请外援!”陈果怒道。


  


  “我困死了,大小姐,让我先睡觉成不!”叶修游魂似的要晃上二楼。




  陈果一见叶修,却是看他一晚上没睡好的模样,眼睛下面有隐约的青色。




  “我去,你昨晚上出去通宵了啊!”陈果惊讶。




  “差不多了……”叶修无奈。




  “一晚上没睡啊!”




  “呵呵……”叶修难得没有和陈大小姐唱反调,可见确实累了,“比通宵还累……”




  可不是吗!这肾上腺激素飚一晚上没冷静下来,早上还死活端着淡定的吃完早饭,走回网吧的时候差点儿没横着躺在大门口呢!




  叶修是什么人,是一个游戏玩的好,嘴巴有点儿欠,粉丝有点儿多的小青年。




  所以他就算在游戏里如何如何牛逼,如何如何让人膜拜,也就比蓝河大那么几岁的样子,蓝河没恋爱经验,他也没有啊!




  叶修那点儿少的可怜的三次元套路还全是从苏沐橙看的泡沫剧里记下来的,甚至比蓝河的段位还低一些,人小蓝好歹查了攻略做了计划,他倒好,他两眼一抹黑,直接走一步是一步。




  叶神在游戏里的天赋可没点在耍朋友上面,就昨晚上这一步,走位走的可太风骚了,他走完了之后,自己脑子还当机了几秒,好家伙,这走的,一点儿退路都没了!




  叶修的性格如此,没有把握的事情不做,十拿九稳了再出手,出手的就不给对方留退路,从游戏,从各方面都看得出来。




  喜欢他的人有吗,有啊,大有的是,且不说粉丝,一路走来,身边也有不少示好的人,可惜这些人毅力不佳。




  叶修的性格慢热,在感情方面又过于内敛,有时候他对你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不到最后你根本猜不出来!当然,他的身边也没有能坚持到最后的,叶修内敛,她们也内敛,女孩子总是脸皮薄,一鼓作气不行了,直接宣布放弃,所以这么多年来,他都没见过蓝河这样的:说风就是雨,来的时候风雨满楼,吹得他心神飘摇,好似铺天盖地的热情把他从圈子里拉出来。




  蓝河就是这样:你不让我去你的圈子,那我就把你从里头拉出来——然后重新给你画个更大的圈子!




  他这个圈子画的可太大了,可这么大的圈子却都装不住蓝河眼里捧得一碗碎碎的星辰,散布开来化成了缠绵的细雨,滴滴答答,密密麻麻的,终于落进了叶修心里。




  叶修当年对蓝河的第一印象,就是赞齐毅力可嘉,这好友申请发了十八个,和他的人一样,在电脑屏幕上铺天盖地的卷过来。




  无路可逃,无路可退。




  叶修在床上躺了会儿,却是又睡不着了,他做起来,拉开抽屉,在里面找到了蓝河的玉。




  这块当时被蓝河当成稀有材料塞给他的玉。




  叶修盯着玉看了会儿,闭眼休息。




  蓝河没有叶修的联系方式,自打他回去之后,就天天盯着叶修的微博。




  但是叶修不爱发微博,他都快把叶修的微博盯出窟窿来了,结果人还是只有那么一两条。




  蓝河心里愤愤不平,心说这什么人,这是什么人?有这样做人的吗!亲完了就跑,连个消息都不发过来!




  他郁闷了半天,于是在叶修的微博私信里,写了一封长达八百字感人肺腑催人泪下极其露骨极其不要脸的情书,控诉叶世美没有良心负心忘义。




  一天天的给叶修私信的粉丝太多了,蓝河一点儿也不怕被看见,写完了之后,蓝河觉得心里舒坦不少,上了荣耀,君莫笑虽然在线,但是他却怂了半天,不敢发消息。




  直到二月十八号的早上,叶修起的早,苏沐橙催他整理箱子,明早的飞机就去b市了。




  “好啦,知道了,大小姐。”叶修开口。




  他回屋整理箱子的时候,苏沐橙突然‘咦’了一声。




  “怎么了?”叶修问。“




  “小蓝的消息,问我晚上有没有空。”苏沐橙把手机给叶修,叶修一看,果真是蓝河的手机号。




  两人互看一眼。




  “有问题。”叶修说。




  “我觉得没问题。”苏沐橙道,很快,蓝河第二条短信就来了:可以携带家属。




  苏沐橙咯咯咯的笑了起来,叶修好奇,“他说什么?”




  “可以携带家属。”苏沐橙眨了眨眼。




  叶修点头,“哦,没说是谁啊。”




  “恩恩,所以我准备带果果去!”




  “诶你!”叶修无奈了。




  苏沐橙拿着手机,乐的停不下来,“那,你有没有什么东西要贿赂贿赂我?”




  蓝河约苏沐橙的时间是在晚上,她出门的时候,后面跟着叶修。




  “怎么今天网吧里这么冷清。”叶修路过网吧,网吧竟然关门了。




  “果果要出去逛街,拉着大家一块儿去了。”




  “这么冷的天,还逛街啊!”叶修惊讶,心说真是不懂女人对逛街的执着。




  “这么冷的天,你还要跟我出来。”苏沐橙笑道。




  叶修被她打败了。




  二人往蓝河约好的地方去,越走越偏僻。




  “小蓝选的地方真是……”叶修感慨道。“适合杀人越货啊!”




  苏沐橙也觉得好奇,越往里面走,越没人,四下都黑漆漆的,连路灯都没有开,两个人走了半天,全是靠手机电筒照明的。




  “沐橙,你不会是走错地方了吧。”叶修无奈。




  “不会呀,我按照百度地图走的。”苏沐橙的大眼睛左看右看,心里也没底。




  就在这万籁俱寂的时候,苏沐橙脚下猜到了一块按钮模样的东西,紧接着,他们眼前被一道暖黄色的光照亮了。




  苏沐橙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见两旁的路灯一盏一盏的打开,向前延伸之后又出现了五颜六色的霓虹灯,一圈绕下来,那斑斓的灯光所到之处,竟映亮了一大片游乐设施。




  “游乐场!”苏沐橙惊讶的喊出声。




  蜡烛从地上点燃,穿着各种布偶装的小熊端着蛋糕从游乐场里走出来,旋转木马像八音盒一样转动,叮叮当当的,传出了生日歌。




  小熊在苏沐橙面前停下来。




  “我可以吹吗?”她双颊绯红,眼神透亮,闪着点点水光,询问叶修。




  “吹吧,看起来是给你的。”叶修无奈道,他也被这一幕惊吓到了。




  苏沐橙吹了蜡烛,小熊开口。




  “许愿了吗?”




  “许了!”




  “和以前的愿望一样吗!”




  “一样。”苏沐橙笑道。




  “恩,现在实现你的愿望啦!”小熊让开一条路,“今天的游乐场不收门票!”




  “沐沐!这边!”陈果去买衣服这事儿原来是个说辞,蓝河早给她打过招呼,此时她就在游乐场里等着了,陈果挥挥手。




  那里站着包子,唐柔,魏琛,战队的却是一个不少。




  “苏妹子今天这身穿的好看啊!”魏琛夸赞。




  “老大老大!你过来玩啊!”包子招手。




  “你老大今天还有其他的事情要做,走走走,我们先去玩儿过山车,我说好了啊,必须玩儿两次!”陈果哈哈大笑。




  “我恐高啊老板娘!”罗辑发抖。




  “你怎么恐高啊,弱爆了小弟!向你大哥学习学习!”




  一行人热热闹闹,拥簇着苏沐橙,在灯火辉煌的游乐场里嬉笑打闹。




  良久,叶修叹了口气。




  “我没想到。”




  小熊把脑袋摘下来,里面赫然是蓝河。




  “有没有感动的一塌糊涂,要不要靠在我的肩膀上哭一下!”蓝河仗义的拍拍肩膀。




  “呵呵,想的挺美。”




  “这个也要收费啊。”蓝河一指游乐场,“我现在可是倾家荡产了!”




  “亏你想得出包场。”叶修这回是真的无奈了。




  “那当然!否则谁晚上给你开啊!”蓝河看起来挺得意的,“以后没钱了,只能去兴欣网吧门口拉二胡了。”




  “你会拉二胡?”叶修往前走。




  蓝河穿着小熊衣服,笨拙的跟上,“不会,可以学嘛。”




  “为什么要这么做。”叶修问他。




  蓝河没想到叶修开口问这个,于是他只好把笔言飞那套说辞搬出来,“俗话说得好,这个姑嫂问题自古以来就是个难题……”蓝河破罐子破摔,“我在追你啊,叶神,你觉得我能不能追到。”




  “你猜猜。”叶修点了一支烟。




  蓝河心里一沉,艰难的挤出一个微笑。




  “哈,哈哈,没关系,没关系,追不到也无所谓,其实我觉得当朋友也不错嘛!”




  叶修笑了声。




  “你再猜猜。”








TBC




猜猜这个梗可以玩很久!

评论

热度(33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