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莫莫莫小其ヘ( ̄ω ̄ヘ)

全职叶不修厨 杂食cp 沉迷魔道阴阳师无法自拔๑乛◡乛๑

【叶蓝】夫妻任务[11]

宝批龙:

*遇见你的时候所有的buff都落在了我头上。


*自己的老婆是对手的脑残粉怎么办,败家玩意儿天天给对手砸钱!在线等,急!


*“小蓝,做社会主义的螺丝钉,要钻社会主义的墙,知道吗?兴欣那种小资本主义的,千万别去。”春易老语重心长说


*——不好了!会长!社会主义的螺丝钉被撬走了!




        蓝河到底没有碰到隐藏的副本,在外面绕了半天,系统公告首杀已经让兴欣拿走了。


  


  “恭喜啊。”蓝河真诚的对叶修表示恭喜,“不过下一次的首杀一定是我们蓝溪阁的。”


  


  “呵呵,你一年前也是这么说的。”叶修实话实说。


  


  回去的路上,笔言飞对蓝河招了招手,单独聊天的意图明显。


  


  “你们先回去,留一艘船给我和老蓝,我有事儿和他说。”


  


  笔言飞和蓝河都是蓝溪阁的高层,高层要讨论的东西,他们不会伸长脖子打听。


  


  但此时,笔言飞要讨论的,却不是蓝溪阁的事情。


  


  “你和君莫笑怎么回事儿?老蓝,我们社会主义出了你个叛徒啊!”笔言飞恨铁不成钢。


  


  “滚!老子身正不怕影子斜!”蓝河骂道。


  


  “什么身正?嫁给君莫笑?一起带孩子?还住一块儿?你这身正是倒着正的吧?”


  


  “这事儿都是巧合啊,我说来话长。”蓝河解释起来麻烦,一肚子郁闷。


  


  “诶,就是怕老蓝你的政治觉悟不高,被一条与蓝溪阁相对立的反社会黑线专了我们的政,怕你被策反啊!”笔言飞语重心长。


  


  “放心,我生是蓝雨人,死是蓝雨魂!”蓝河操控着小剑客做了个献出心脏的动作。


  


  宅男嘛,除了打游戏,闲暇时间都用来追番追动漫了。


  


  “走走走,上船,你说说看你和叶神到底什么毛病?你跟他上辈子修来的孽缘啊?”笔言飞上了船。


  


  “我出门排队买黄少的海报呢,结果那家m记正好在兴欣边上,我一转头就撞见苏沐橙了。”蓝河慢慢解释。


  


  “我靠!走八辈子运啊!怎么样,女神近看是不是更加完美!”笔言飞惊的从凳子上跳起来。


  


  他没想到蓝河和苏沐橙还有这么偶像剧的一幕,蓝河回忆道,也十分窃喜。


  


  “好看的,女神近看的时候更女神,周围都有一层朦胧的光辉,啊……让我立刻死了都值了!”蓝河陶醉道,他当然是压低声音的。


  


  “妈的太值了,怎么样,你见到唐柔妹子了没?”笔言飞八卦道。


  


  兴欣最有名的除了叶修,就是这两个美女了。


  


  蓝河道,“当然看见了!”


  


  “我靠,太饱眼福了,叶修他妈人生赢家啊!”笔言飞羡慕道。


  


  蓝河抬头看了一眼前台,果然,苏沐橙坐在叶修的左边,唐柔就在叶修的右边,一旦操作上有问题,叶修就会指点他几句。


  


  作为土生土长的蓝雨和尚,蓝河发自肺腑的嫉妒了。


  


  “靠,叶修在前台左拥右抱搞资本主义小情调!”


  


  “看穿了资本主义丑恶的嘴脸了。”笔言飞灵机一动道,“老蓝,要不你去兴欣搞卧底吧,你看看你,天时地利人和,一过去就是大嫂啊!”


  


  “我他妈是蓝河,又不是蓝云,还三进三出兴欣啊!”蓝河怒了。


  


  “加上这次也才两回啊,老蓝,这就是你的不对了,组织给你的重任你怎么能推啊,我们搞特务的不说政治术语啊。”笔言飞显然是开他的玩笑。


  


  蓝河和他从船上下来,笔言飞咳嗽一声,装模作样的讲起了正事。


  


  “你什么时候回G市?”


  


  “快了,我过几天就回来。”


  


  两个人的对话结束,蓝河带完了副本,不敢麻烦叶修,匆匆的抱过囡囡,和兴欣的众人打过招呼,感谢的话说了一箩筐,最后挥挥手,就是要告辞了。


  


  他也差不多该走了,蓝雨那边给他放假的时间不长,笔言飞又暗示的这么明显,再不回去上班,能叫事儿吗!


  


  蓝河从兴欣这一走,回到了蓝雨俱乐部,按部就班的开始工作,网游部无非就是带团下本,接着带新人,蓝河自从回到蓝溪阁,下副本照常下,不过关系好的人总喜欢整他。


  


  “老蓝,发什么呆啊……我靠!君莫笑!”


  


  “哪儿啊!”蓝河惊醒。


  


  笔言飞深藏功与名的喝了口茶,“晃点你的。”


  


  蓝河震惊,“你吃饱了撑的啊!”


  


  笔言飞,“看你整天跟个望夫石一样,怜爱一下你。”


  


  蓝河想摔鼠标,但是鼠标是公家的,他把鼠标摔在自己手里,“滚滚滚,别打扰我带新人。”


  


  “急什么啊,不急着一时半会儿的,我说你和叶神的缘分看来是断了啊,怎么以前走两步路就能碰上的,如今逛遍了整个神之领域都看不见啊。”笔言飞站着说话不腰疼。


  


  “是啊,经常看见兴欣的账号上电视,但是人又碰不到。”入夜寒接话。


  


  “碰不到不是更好,你们谁有本事和叶神正面怼啊?”蓝河冷哼了一声。


  


  “哟,这胳膊肘拐的这么快啊,这嫁出去没几天呢!”笔言飞大惊。


  


  “好大的酸味儿,中午食堂是不是醋翻了?”


  


  蓝河把桌上的书拿起来翻了翻,“没事儿做是吧?没事儿做来竞技场pk啊!”


  


  “喊这么大声干嘛,你心虚啊?”


  


  “老蓝。”笔言飞又叫他。


  


  “干什么!”蓝河没好脸色。


  


  “你书拿反了。”


  


  “……sb滚!”


  


  蓝河的日子过得波澜不惊,每天上班下班,宿舍又是公司安排的,除了下班的时候碰运气在俱乐部的战队宿舍门口晃荡一圈,企图碰见黄少天。


  


  说来惭愧,蓝河作为一个黄少天的脑残粉,在网上能开一百个小号飚手速和各大战队死忠粉大战三百回合,仅凭一己之力拉高了蓝雨粉丝垃圾话的三档水平,刷屏控场水军轮微博一个不落,每次掐架都冲在一线,以‘你根本不知道我们黄少有多努力……’开口和‘问候各家粉丝祖宗十八代’作为结尾,彰显了一个蓝雨战斗粉的基本素质。


  


  但是到现在,他还没在俱乐部碰上过他偶像,就连抢个签名都得去h市顶着烈日炎炎排队。


  


  蓝河的那个‘剑圣的后盾’活跃度很高,他手上除了几十个小号给黄少天表白鼓励打气轮微博之外,就只有那个蓝桥春雪的大号,蓝河一边在蓝桥春雪的号上岁月静好,一边开着‘剑圣的后盾’专治各种不服,战斗力来回碾压各大女友粉。


  


  一晃几个月过去了,十二月初的时候,蓝河抱着一箱的账号卡到了工作室。


  


  笔言飞惊了,“你哪儿搞来的这么多账号卡?”


  


  账号卡不是免费的,一张价格不便宜,看蓝河这么一箱,估计去了好几个月工资。


  


  “废话少说。”蓝河把账号卡分给几个平日里关系好的,“上官网投票。”


  


  笔言飞明白了,联盟全明星赛有个小活动是搞人气投票,一票一百块,一个账号只有一次机会,参与的观众热情很高,都为自己喜欢的选手投票,蓝河这架势,估计是要投票了。


  


  他直接拉开官网,黄少天的名字正在第三位,第一是叶修,第二就是苏沐橙。


  


  “哎呀,好为难啊。”笔言飞皱着眉头,“想给女神投一票。”


  


  蓝河不服,“女神重要还是副队重要啊!这可是花我的钱,不准给其他人投!”


  


  关键时刻,蓝河作为粉丝立刻就分清主次了,还有比自己偶像更重要的吗,答案是没有。


  


  “你这花了多少钱啊?”春易老一进门就看见蓝河快速的插卡,拔卡,速度快的都出现残影了。


  


  “老蓝钱多呗!啧啧啧,你看他这脑残粉的样子……”笔言飞拿了张卡研究。


  


  春易老把杯子放下,看了眼蓝雨副队的排名,“不愧是我们副队啊,挺靠前啊,连周泽楷都没他高!”


  


  “你不说还没注意!我靠,周队那群太太团出了名的可怕!怎么这次不给力啊!”笔言飞想起来心惊肉跳。


  


  周泽楷脸好,女友粉特别多,大家都说他是被电竞事业耽误的人气偶像,他的女友粉自发组建了一个天涯太太团,拉票洗脑卖安利手段一流,和轮回对上,就能看见他家台下乌泱泱的全是各领风骚不同的美女,小姑娘拉横幅带花冠加油鼓劲儿,尖叫声能掀翻天,还自创一套整齐划一的口号,让人直观的感受到了青春的活力,大饱眼福,笔言飞就喜欢看轮回的赛事,台上台下都养眼啊!


  


  “咱们老蓝的战斗力一点儿不比女友粉低。”入夜寒揭蓝河老底,“他能一个人操控一百五十个空号。”


  


  入夜寒十分可惜,“老蓝要是玩儿术士肯定一流,瞧瞧,这控场能力!”


  


  “是一百个。”蓝河纠正他。


  


  “呵呵,钱多。”春易老做了个点评。


  


  蓝河不但自己好面子,他还特别替蓝雨好面子,做什么都想着蓝雨的脸不能丢,人气投票的事情,蓝雨怎么能输!


  


  笔言飞看着他坐了一上午,换了几十张卡,“你砸了多少钱进去啊?一票一百块呢!”


  


  “我怀疑老蓝是个深藏不露的富二代,下来体恤民情的。”入夜寒振振有词。


  


  “你不懂,他们这种脑残粉,钱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反正一到投票的时候就有钱。”春易老的侄女也追星,和蓝河这个样子差不了多少。


  


  人气投票的事情告一段落,全明星最终地点选在了g市,蓝雨的主场,俱乐部上上下下都忙起来了。


  


  蓝河愁眉苦脸的看着黄少天的第三名,觉得自己这次钱砸的不够多。


  


  微博上又吵翻了,说id叫‘剑圣的后盾’这个脑残粉,人气投票又给黄少天砸了十来万,他家是开印钞厂的吗!蓝雨的粉丝全力维护,说你看不惯我家粉丝有钱啊,有钱你们也砸啊!看热闹的看热闹,路人吃瓜的吃瓜,在荣耀的论坛上又出现一个‘八一八剑圣的后盾到底是谁’的帖子,跟帖极高。


  


  说这个剑圣的后盾垃圾话的本事大家都见识过了,粉随正主,一个打十个不成问题,关键是有钱,给蓝雨送钱一样的送,特别是给黄少天砸钱送礼物,黄少天开个直播他都能砸一万进去,讲道理,是不是黄少天的金主?


  


  跟帖一律破口大骂,这年头难道有钱的就是金主了吗,又有分析此人可能是个有钱没脑子的粉丝,扯来扯去,跟了两三千的帖子,最后敲定了,这人是个没脑子的土大款。


  


  蓝河不是什么土大款,只不过比起一般家庭,他们家特殊一些。


  


  蓝河的母亲是个艺术家,每天吸口仙气就能活下去,神游在古希腊的精神艺术里,在世界各地拉大提琴巡演,就是那种上半身美,下半身尴尬的演奏方式,和母亲认识的继父是英国某个跨国集团的ceo,生意做到中国来,一见蓝河他妈,就贪图他妈的美色,被迷得死去活来,非要和蓝河妈在一起,勾搭上了就有了他妹妹。


  


  蓝河本身的性格软,除了在网上批了个马甲看起来所向披靡了一些,大部分时间都很好说话,继父和他相处的很愉快,本来就不缺钱花的混吃等死的宅男,除去买买手办之外,女朋友没有一个,大把大把的闲钱空出来,就让他拿来败家了。


  


  他就像所有这个年纪的男生一样,剑未配妥,身已江湖。


  


  有一帮一招手就呼啦呼啦跟上去吃烤串的兄弟,有一个特别崇拜的竞技选手,让他能在赛场上挥着蓝雨的小旗子为他喝彩叫好,有一群线上的网友,能凑在一起杀怪打怪,挥洒热血,这样的人生造就了一个特别与众不同的蓝河,他带着少年的心气,生活却无法给他施加压力,他的双眼清澈明亮,他的身上没有留下岁月的痕迹,他像一个年轻的剑客,放纵自己的喜怒哀乐,社会磨不了他的棱角,让他在沉重浑浊的现实中,成为干净凛冽的一汪清泉。


  


  “老蓝每天都过得乐不思蜀,年轻真好啊。”笔言飞撑着下巴,看着蓝河忙前忙后的布置会馆。


  


  一月份的荣耀全明星赛很快就来临了,别说蓝河是网游部的人了,蓝雨看门的那个大爷都动员起来搬桌子拿椅子布置赛场。


  


  和蓝河一块儿搭档的叫小杨,小杨是个自来熟,说话嘻嘻哈哈不过脑子,蓝河脾气好,也没觉得这人废话多,他偶像还是黄少天呢!


  


  小杨作为一个蓝雨的成员,竟然是叶修的粉丝,蓝河知道的时候,痛心疾首。


  


  “你怎么能叛变呢!”蓝河看着小杨拿着兴欣的周边,等着叶修来,问他要个签名。


  


  “哦,我以前是想去兴欣的,但是兴欣的工资太低了!”小杨笑呵呵的。


  


  “市侩啊你!蓝雨没有你这样的走资派!”蓝河拿冲了气的应援棒打他。


  


  蓝雨上下部门很多,网游部只是其中一个部门,蓝桥春雪也没有想得那么出名,从六月份到一月份,大半年都过去了,这事儿早就翻篇了,君莫笑还是那个众人都仰望的君莫笑,蓝桥春雪也还是那个战战兢兢带公会的蓝桥春雪,好像一瞬间,他和叶修所有的联系都断了,断的干干净净,出了荣耀,他们连朋友的算不上。


  


  这个认知让蓝河感到一丝失落。


  


  以前的叶修和他在网游里阴差阳错的混了个眼熟,后来重返职业赛场,两个人也再无联系,他那时候可没有这患得患失的滋味儿。


  


  “我可能是上了年纪了。”蓝河叹了一口气。


  


  大概是真真切切的从生活中看到了这尊大神,大神又不像想象中的那么高冷酷哥,而是个温柔又嘴欠的青年,套用叶修的女友粉的话,那就是个长得人模狗样还有点儿小帅的帅哥。


  


  小杨招呼他,“小许,你水买了嘛,一会儿微草的来了别没水啊!”


  


  蓝河答道,“买了!”心里却想,最好被微草的全渴死算了,少一个是一个。


  


  蓝河于是充满干劲,一边在现场忙活,一边脑补某某战队的主力成员要不就是喝了‘神奇药水’手速突然就变慢了,比喻文州还慢,再也不是蓝雨的对手了,要不就是脑补某某战队的队长突然觉得蓝雨,啊!蓝雨!蓝雨是这么的,和谐!这么的美好!如沐春风!我为什么不到蓝雨来呢?然后弃暗投明,归顺蓝雨,从此踏上荣耀巅峰。


  


  他脑补的格外带劲儿,美滋滋的抱着一大箱充气应援棒望外走,怀里叠加了好几个箱子。


  


  已经有观众陆陆续续的入场了,全明星就是一个娱乐性质的节目,主要是做给观众和粉丝喜欢的,场馆贴满了人气选手的大幅海报,蓝河从c入口出去,看见叶修的照片被整整的铺了一面墙。


  


  “海报上看起来还有点儿帅嘛,嗨,叶神!好久不见啦!”他对着海报打了声招呼,嘟囔道,“眼睛是不是p过了,感觉本人没有这么有神啊?”


  


  他才研究了一会儿,手机就响了,打电话来的是黄少天在广州的后援会会长,一个热情四射的小姑娘组织的,蓝河赶紧抱着几箱应援物出去碰面了。


  


  小姑娘远远地就和他打招呼,“蓝哥!这边!”


  


  蓝河和她显然是老相识,互相打过招呼之后,就把东西分发下去了,箱子里不是别的,除了应援棒之外,还有小喇叭和头带,以及统一的蓝色的衣服,前面印着黄少天的q版头像,后面印了蓝雨两个大字和队徽,是第七赛季的时候做的周边产品,场外以及候场了不少观众了,男女各占一半,喜气洋洋,就跟过年似的。


  


  “哇靠!蓝哥!你看到周泽楷那个太太团的应援了没!靠!太嚣张了!在我们主场竟然拉热气球!”


  


  蓝河望过去,果然看到两个轮回主题的热气球,一条长长的横幅拉开,上面写着‘全世界最好最独一无二的周泽楷’。


  


  蓝河摸着下巴,小姑娘气鼓鼓的提议,“下次我们也拉横幅!”


  


  “看着拉风。”蓝河肯定的点点头。


  


  “当然!我们黄少剑指第一!拉什么好,夜雨声烦!剑定天下如何!”小姑娘提到偶像,两只眼都冒星星了。


  


  “结束之后能要签名吗,蓝哥?”小姑娘又开口。




  “我也不清楚。”蓝河泪流满面,他也想要签名啊!




  “那好吧,你先去忙吧,这边我组织就好了,你这次会来观众席吗?”她问了句。




  “要来的,在后台只能看转播,在观众席看的爽!”蓝河当然要来。




  他急急的回到了后台,和春易老最后处理了一波事情之后,春易老终于开了尊口。




  “我看你魂都飞到观众席了,去吧。”




  “那我去啦!”蓝河飞快的往前台跑,这时候战队的几个明星选手应该都分配好了队友,友谊赛很快就开始了。




  蓝雨作为主场,他们的观众席面对台上是很近的,黄少天的女友粉很给力,一点儿也不输给对面周泽楷的太太团,两边摇旗呐喊,台下比台上竞争的还激烈。




  蓝河赶紧摸到观众席里面做好,黄少天人气高,男女通吃,除了女友粉,男粉也占了一半,大家都穿着那件幼稚的印着黄少天的外套,男粉疯起来不比女粉弱,跟看足球杯似的,喊出来中气十足的,蓝河一来就被小姑娘在脸上抹了两道蓝颜料。




  “快快快,比赛要开始了!我们不能输给对面那群小丫头!”后援会会长给他套上那件外套,蓝河熟练的把‘剑圣必胜’的蓝色头带绑在脑袋上,一只手拿了四个应援棒,他吹着哨子,哈哈大笑。




  “黄少和谁一组!”蓝河大声的喊,现场的声音太吵了,大家都在喊口号,观众席得用喇叭说话才行。




  “和叶神!我们赢定啦!天助我蓝雨!”会长也大声的回答他。




  和叶修,蓝河愣了下,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从胸口泛起来。




  “和叶神好啊!天下无敌!”蓝河吹了声口哨。




  “来了来了上场了!快快快喊口号!”会长个小姑娘,拿着喇叭,嗓门倒是很大,口号喊得整齐划一:夜雨声烦,剑定天下!




  黄少天和叶修一上场就被现场这一声高过一声的音浪震惊了,那边的‘周泽楷我爱你’,这边的‘夜雨声烦剑定天下’。




  叶修扫了一眼,惊讶了一下。




  黄少天还在人来疯的和他的粉丝招手,企图把粉丝的热情吊到最高。




  叶修开口,“你粉丝挺多啊。”




  “那当然!哥是什么选手!男女通吃好不好!瞧瞧哥这魅力,这么多小姑娘喜欢我,你难道羡慕了?哈哈哈哈,叶修你羡慕我啊?”黄少天幸灾乐祸。




  叶修看着混在粉丝群里,一脚踩在栏杆上,半个身子都探出来的小青年,穿着傻不拉几外套,带着傻不拉几的头带,双眼发光,撕心裂肺的瞎叫唤,不用说,一定也是‘夜雨声烦,剑定天下’。




  他有大半年没见过蓝河了,就在快要把这个人忘记的时候,他又以一种非常突兀和搞笑的方式出现在叶修的世界里,就像第一次在网吧门口,进来打照面的一瞬间。




  好像所有的buff都落在他头上了,砸的头晕眼花。




  不过蓝河现在这打扮,怎么看着这么招人烦呢,衣服也烦,头带也烦,披麻戴孝一样的蓝色,哪儿有兴欣的红色好看。




  叶修掐灭了烟,“呵呵,男粉也挺多啊。”




  “羡慕我啊羡慕我啊羡慕我啊?老叶?羡慕不来的,本剑圣粉丝就是这么多!”




  粉丝多?




  可不是吗。




  叶修冷哼一声。




  老婆都成了你粉丝了。






TBC

评论

热度(3276)